WhoTMcares

leave me alone

瓶邪|放血

黑瞎子一边拖着刘丧狂奔一边朝后头喊“不对啊哑巴,这怎么一掉掉仨!”,张起灵拖了两个人,加之地势复杂,身上累赘颇多,对黑瞎子的问题闭口不答。
二人最终跑到一个地下洞穴,穴口被张起灵用植被掩盖,一开始道路狭窄,拖着人很难走,黑瞎子像拖行李一样把刘丧拖在身后,他们只拿了两个袋子,张起灵只能把白昊天和吴邪塞进一个袋子拖着。如今还真不知道这两人在袋中是个什么情况。
深入约五六米后视线逐渐开阔,最终形成一个不大不小的洞室,内里一片漆黑,显然没有照明设备。黑瞎子和张起灵甫一到洞里就急忙把三人从袋子里扒出来,动作迅速,明显已经适应了在这种黑暗的环境下工作。张起灵装袋时来不及看他们的伤势,这时把人扒出来才惊觉自己一手的血,思忖片刻对着黑瞎子说“点火”,黑瞎子咂吧了下嘴,“要不怎么说你矫情呢,赶紧放血吧,还看什么人儿啊”,“吴邪受伤了”。黑瞎子挑挑眉,打了个火折子递过去,二人细细看过去,最终在吴邪的胸口处发现伤口。瞧着是冷兵器伤的,张起灵伸出手指在伤口周围轻按一下,吴邪在昏迷中立时发出细碎的呻吟。黑瞎子这边刚好扒完刘丧的衣服,正上手扒白昊天的,突然怪叫一声“我操,我这徒弟可以啊,还带上女人了”,张起灵古怪的朝那边看了一眼,脸上没什么表情,只摇摇头,说“你过来给他包扎一下”,黑瞎子显然是个包扎好手,布条三两下就捆在吴邪的胸口止上血了。
张起灵扫视地上挺尸的三人,出手极快得用匕首在胳膊出划出三道口子,角度十分微妙,出血量大,且不易太快凝血。黑瞎子立马把吴邪推过去接着“来来来,先救我徒弟,那俩死就死吧”,张起灵“嗯”一声,不知道是赞同还是什么意思。为了最大程度的利用麒麟血,黑瞎子不得不像抹身体乳一样把浇在吴邪身上的血不厚不薄的抹开,边抹边念叨“为师可不是吃你豆腐,这可都是哑巴让我干的”,偶尔再转身把沾在手上的血匀给另外两个人,忙得焦头烂额。
火折子燃烧得很快,血还没浇满吴邪的一面儿洞室就缓缓暗下去了。黑瞎子没再点火,他们的火折子不多,眼下这种情况不需要再浪费一个。
张起灵看着渐渐暗下去的火苗,在彻底陷入黑暗的时候一把将吴邪抱起来,让他躺在自己的怀里,他刚刚注意到平躺的姿势似乎让吴邪十分难以呼吸,紧皱的眉头和痛苦的表情让张起灵有些疑惑,只得把吴邪半抱起来,这样似乎能让他呼吸顺畅一些。黑暗中张起灵把胳膊抬到吴邪的脸上,在凝血之后又划出三道伤口,温热的鲜血迸溅出来,撒了吴邪一脸。吴邪神智不清间似乎睁了睁眼睛,然后双眼被迅速糊上血。张起灵能够感觉到怀里的人身体逐渐瘫软,知道血的效果正在渐渐起作用,他几乎要暗自叹气。
因为体质的原因,失学后的症状在张家人身上并不明显,但并不包括这样大剂量的,几乎自杀式的放血。张起灵的眼前开始发白,手不能控制的发抖,最后不得不借助黑瞎子的帮助。吴邪昏睡过去后又经过了很长一段时间放血才结束,就连黑瞎子也开始嘀咕“哑巴你行不行啊,我这徒弟表面积是有点儿大,回头让他减减肥”,张起灵本来闭着的眼睛这时候微微张开,只扫了吴邪一眼又闭上,开口道“他瘦了”。一把清冷的嗓子这样笃定的下了一个怪有人情味儿的结论,黑瞎子咳嗽了几声,附和他“是,是,是瘦了”。
最后吴邪浑身上下都被抹上麒麟血,像个刚出生的婴儿一样躺在那儿,张起灵脸色煞白,几乎支撑不住。黑瞎子满手全是血,颤颤巍巍的用胳膊擦了下额头的汗,“妈的,跟他妈接生似的,恭喜哑巴张喜得贵子啊,看看这大个儿,嘿一生下来就一米八!”转头把手往另外两个人身上蹭,“别浪费了别浪费了,珍贵着呢”,一边说珍贵着呢,一边像擦抹布一样擦手。
张起灵长出一口气,招呼着黑瞎子过来给吴邪绑上,怕他醒了乱动影响伤口愈合,然后他在黑暗中长久得坐在吴邪身旁,等着在他醒来的时候及时嘱咐一句——
“别动”
好像很久之前的那样,让他知道,身旁的人是自己,不要害怕。

评论(3)
热度(114)
©WhoTMcares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