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hoTMcares

leave me alone

盾冬盾|处处吻(1-3 过去篇

/0/

“他已经九十多岁了,他自私,他只想要一个吻。”

 

/1/

///你热爱别离

1940年的詹姆斯·布坎南·巴恩斯先生穿着崭新的军装,挺直的脊背好像千斤在上不能弯,他把衣服的每一寸褶皱都捋平,却把脑袋上的军帽斜楞过去,像在一个合格的军人背后固执的添上一抹“巴基·巴恩斯”的个人色彩。新晋的下士正面朝发小倒退着往前走,后头的光描着他的边儿落过来,映在史蒂夫的蓝眼睛里让巴基觉得怪好看的。

巴基·巴恩斯想,也许自己去前线打仗也并不全是为了虚无缥缈的家国大义,或是摸不着看不见的正义,应该给他点儿更实在的,更具体的——例如史蒂夫漂亮的蓝眼睛。巴基甚至觉得也许想着这个就能让他多杀几个纳粹呢,这可让他有干劲儿多了,下士抿起一个不算笑的笑,他要去打仗了,要去上前线了。那里没有温暖的太阳,没有通宵的舞会,也没有倔强的史蒂夫,那里只有冷血的敌人和子弹。可奇怪的是,比起自己,巴基更放心不下身处后方的史蒂夫,巴基不知道别的兵都是怎样的,反正不会像自己这么唠叨。

“我回来之前,别做傻事。”上帝,这话他可说了一万遍了。

巴基当然知道史蒂夫才不会听他的呢,他照样会自以为是的路见不平拔刀相助,然后挨揍,照样会伪造该死的体检表然后参他永远参不上的军,照样会在他看不见的地方自讨苦吃。但那又怎样呢,他还是自己的史蒂夫·罗杰斯。至少战火一时半会儿可烧不到布鲁克林,前线有巴基·巴恩斯呢,他可不会允许天杀的纳粹碰史蒂夫一根手指头。

巴基这样乐观的想着,然后大方的拥抱,潇洒的别离。那时候,少年人心比天高。

……或许该给这个小个子一个吻别?哦——巴基笑了,可得了吧。

 

/2/

///再合

在巴基·巴恩斯中士的想象中,所有的久别重逢都应该配以鲜花、掌声,还有必不可少的英雄凯旋。如果让他在自己的宏伟蓝图中再加点铁汉柔情的话,那大概还有一点他昂首阔步满面笑容地走向史蒂夫的细节。所以巴基做梦都没想到,他和史蒂夫为期一年的久别重逢居然是以自己被俘,然后史蒂夫舍命相救的背景下展开。

没有鲜花,没有掌声,更别提打得没完没了的战争里根本没有英雄凯旋。巴基躺在又硬又冷的观察台上,看见整个大了不止一号的史蒂夫,比失望更多的是震惊,巴基惊于变大的史蒂夫,惊于在九头蛇的基地看见明明嘱咐过“别做傻事”的发小,天呐,巴基在慌乱中暗自惊叹,可别他妈是被九头蛇折腾出幻觉了,他是不是该给这个史蒂夫一拳,或者亲他一口试试真假?巴基被自己的胡思乱想逗笑,得了吧,他就是史蒂夫,那个布鲁克林的傻小子,准没错。如果世界上有一个人能假扮史蒂夫·罗杰斯,那也只能是詹姆斯·巴恩斯。

没人知道巴基花了多长时间才接受那个经常挨揍的小个子突然变成了胖揍纳粹的美国队长这件事。史蒂夫也不知道,他知道什么呢?巴基觉得自己也变了,他变得不再像从前那样除了打架喝酒泡姑娘以外心里从不放事,他越来越多的时候是坐在床上发呆或者抽烟,然后莫名奇妙的笑出来——嘿,要是你从小一起长大的朋友,最要好的那一个,突然变成了全美国的大英雄你指定也会笑出来。有的时候他则会莫名其妙的叹气——你最好的那个朋友,你最不想让他受伤的那一个,突然变成了打架冲在全美国最前面的人,你也会愁得不知道怎么办才好。巴基枕着自己的一条手臂,把烟屁股扔到茶缸里熄灭。上帝啊,就让他成为全美国最自私的,或者说全世界最自私的人吧,因为除了他詹姆斯·巴恩斯之外,还有谁会小心眼儿的因为害怕美国队长受伤而不想让他上战场呢?

可得了吧,没有人了,除了詹姆斯·巴恩斯,可再也没有第二个人了。巴基突然生气的翻了个身,他又听见外面史蒂夫给新兵开动员会的声音了。

 

/3/

///再离

就像今天的你不知道明天会发生什么,1944年的咆哮突击队不会知道二战的硝烟在1945年散尽。

胜利来的那么晚,也那么早。晚到史蒂夫和巴基为国捐躯后才崭露头角,又早得让在1944年还冲锋陷阵的人摸不着头脑,怎么的呢,恍惚前一秒还在躲枪子儿怎么下一秒就突然胜利了呢?而战争就是这样不讲道理,来去皆是让人心惊的匆匆。

而此时的咆哮突击队还坐在前往打破九头蛇阴谋的车里,巴基也好好地坐在自己的队长身边擦枪。最近他总会一阵一阵的想以前的事儿,一会儿是他在布鲁克林的各个小巷子里救出史蒂夫,一会儿是跟姑娘跳舞的小酒馆。巴基时常分不清,究竟哪一段人生才是真的,那段和小个子史蒂夫在布鲁克林的温暖时光就好像是上辈子的一场梦,一睁开眼,眼前就是这个大个子美国队长。史蒂夫在旁边重述作战计划,感觉到巴基投来的目光便偏过头朝他微笑,这让巴基更迷糊更分不清,现在到底是哪一年来着?此时巴基的眼里,心里,脑子里全都灌满了名叫‘史蒂夫’的迷魂汤,好像当年史蒂夫在小酒馆里问他要不要跟着他的情形还在眼前。

哦——我得跟着那个打架都不会逃跑的小个子,我得跟着他。

巴基一仰头,后脑‘咚’的一声撞在车厢上,他记起来了,那是他刚被史蒂夫救回来不久,那是1941年,那是炮火连天的第三年。史蒂夫揉了揉巴基的后脖颈,低声问他是不是累了,巴基闭上双眼把重量送到史蒂夫的手上轻轻摇头。咆哮突击队的其他队员这时都低着头各干各的事,没什么人有兴趣往巴基这儿看,史蒂夫想了想,凑到巴基耳边悄悄说“还要一会儿才到,你要不要睡一下?”巴基听了差点儿笑出来,不敢相信这居然是他们队长说出的话,要知道在战斗前夕可是一刻都放松不得的。巴基听出史蒂夫的语气有些紧张,像是好学生第一次干什么‘坏事儿’的那种紧张,巴基歪着脑袋,斜眼看他的队长,眼神里露出促狭的笑意,那一对酒窝若隐若现地在脸上,一直把史蒂夫盯得脖子都红起来才善罢甘休。巴基学着史蒂夫刚刚神秘兮兮的样子,凑近了才说话,只是一开口,那一股调皮劲儿就无影无踪了,取而代之的,是一种没来由的怀念,“太久了,我们太久没有回过纽约了”,史蒂夫一时间被巴基的感叹吓到,那不像是一直在他身边充满干劲儿的小伙子会说出的话,那更像是满身疲惫的游人所发出的,不堪重负的哀叹。巴基好像又回到了记忆里的哪一天,史蒂夫愣愣地,像个十六岁的小傻子一样看着自己的那个,饱受战争摧残的朋友冲他一边摇头一边轻轻的笑“史迪威……史迪威……”巴基不像在喊他,出口的只有温热的气流,他更像是发出了某种拟声词,某种代表过去安逸日子的拟声词。

就像他们不知道和平之光什么时候会重临人间一样,史蒂夫也不知道巴基究竟会在哪一个他猝不及防的时间离开自己。

他更没有想过,这一小段巴基思念家乡的插曲,竟然成了他和巴基最后安逸的时光。

 

后来史蒂夫后来无数次的回忆起那个因为坐在车里而略显颠簸的场景,无论是巴基半遮的双眸,还是对家乡略显突兀的思念,无论是巴基沉重的嘴角,还是对未来悲观的不确定,都在朝史蒂夫尖叫——抱抱这个疲惫的男人吧,给他一个吻,他是你最好的朋友,而他现在对自己不久后的死亡有着出乎寻常的感应。

是的,史蒂夫始终认为巴基预见了他自己的离开,而史蒂夫·罗杰斯错过了最后一个挽留巴基·巴恩斯的机会。


——tbc——

题目来自杨千嬅的《处处吻》一歌

“你热爱别离 再合再离”为歌词

评论(1)
热度(42)
©WhoTMcares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