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hoTMcares

leave me alone

盾冬|瓦坎达的美丽传说

换号了👌🏻

粗俗怪谈:

“你知不知道在瓦坎达的传说里,一起看过日落的人灵魂永远相连,不会迷路。”

史蒂夫回瓦坎达的时候刚好是半下午,空气里焦灼的热还在人的皮肤上缱绻流连,风里夹杂着瓦坎达特有的尘土味让他有种久违的“家”的感觉。他刚从地球的另一边回来,那称不上任务,自从他摘下美国队长的称号再也不会有人给他发配任务了,史蒂夫喜欢称那些为“解决一些小麻烦”,就像以前他跟巴基在布鲁克林的小巷子里做的那样——打跑流氓,或者别的什么见义勇为的事。瓦坎达的国王曾经尝试给他“任务”,史蒂夫总是叉着腰,说“不,别指望我给你做义工”,然后自己去寻找一些“小麻烦”解决。
特查拉双手抱胸,黑色的袍子让他看起来越发像一个严肃的国王,但露出的脚趾总引得人想笑,“他有时候真的挺烦人的你知道吗?”,语气有点儿纳闷,可能是因为史蒂夫跟自己想象的有些差距。“他一直都那样,挺烦人的”坐在仪器上体检的棕发人笑起来,眼角漾出一点细纹,声音从嗓子里滑出来,落在人耳朵里轻飘飘的,有点儿听不清。特查拉闻言偏过头咧开嘴无声地笑,他喜欢别人赞同他的观点。国王的手指在胳膊上打点子,机器运转的声音渐渐停了,巴基起身揉了揉自己的额头,繁复的检查工作让他躺了很长时间,他抓了抓头发,还是决定不去尝试单手扎头。特查拉过去拿打印出来的体检报告,嘴里嘟嘟囔囔的,“苏芮真不该这时候跑出去,这玩应儿看起来真的不太容易”国王点了点额头快速的扫视了几秒,然后干脆的把报告扔到桌子上,拍了一下巴基的肩膀笑道“不过我想你没什么问题,巴恩斯中士。”
“巴基”被拍了肩膀的男人抬手纠正。
“好的巴基。”

“你知不知道瓦坎达的传说里,”史蒂夫没有回头,依然坐在沙地上看远处的日落,手上拿着一根木棒在地上画着什么,声音里透出一种懒散愉快的特质,“一起看过日落的人灵魂会永远相连,不会迷路。”这时的巴基已经坐在他身后有一段时间了,就坐在半米远的地方,他猜测史蒂夫是在画日落,他不声不响,但史蒂夫就是知道他来了,这件事总能让巴基觉得惊奇,要知道他的脚步声接近于无,不过史蒂夫总是这样令人猜不透,不是吗。“但是我没有在看日落,史蒂夫”巴基侧过头,他能瞧见西沉的太阳将史蒂夫的胡子染成一种深沉的橘红色,看起来非常温暖,甚至胜过太阳,巴基忍不住伸出手用拇指摸了一下“我在看你的胡子,我要和它度过一生了吗?”,“那你要跟它打个招呼”史蒂夫笑起来,任由巴基搔它的胡子,还是没回头。浓密的胡须让巴基的拇指发痒,他张开手掌,整个手心都贴到史蒂夫的胡子上,没有想象中的那样暖和,但足够让巴基满意了,记忆中巴基从来没见过史蒂夫胡子拉碴的模样,他忍不住在脑海里回忆史蒂夫下巴光滑时是什么样子的,紧接着又想起他豆芽菜时的样子,但手心麻痒的感觉很快就将他拉回现在,“你好啊胡子,我叫巴……”巴基顿了一下,继续说“我叫詹姆斯·布坎南·巴恩斯,咱们以后可要相依为命了。”巴基说话的声音还是那样轻轻的,但充满生命力,他眯着眼睛看见史蒂夫又露出那种无可奈何的笑,这一次他终于转过头了,蓝眼睛甚至在阴影里都发着亮光,史蒂夫动了动嘴唇,巴基以为他要说什么,但史蒂夫只是叫了他的名字“……巴基”,听起来更像是叹气。
“你告诉我的,在飞舰上,你说‘你的名字是詹姆斯·布坎南·巴恩斯’,你说的”巴基收回摸他下巴的手,撑在身后,他向后仰着脸,有些不经意的小得意,“我都记着。”每一次他露出这种表情史蒂夫都无法反驳他的任何观点,尤其是现在,他看起来那么快乐,因为记得一些事情而快乐。史蒂夫伸手帮他把落在脸上的头发拨到耳后去,然后抚摸他深棕色的头发“好吧好吧,是我的错,我承认了,所以你能让我叫你巴基了吗?詹姆斯中士,就像黑豹陛下和苏芮公主那样?”史蒂夫的眉头皱成乞求的样子,深藏在胡须的嘴唇抿起来更让人无从寻觅。巴基忍不住哈哈大笑,像个刚刚逗趣了姑娘的小伙子——他可101岁了,“好了史蒂夫,趁着太阳还没全下去,有点亮的时候,帮我扎一下头发,只有这事儿我没法干。”于是巴基的小臂被史蒂夫整个手握住,轻轻往下滑,史蒂夫的掌心很热,巴基轻飘飘的看着,不说话,只伸着手让他往手腕处摸过去,那儿有个绑绳,史蒂夫的掌心一路滑下去到了那儿,手指蜷着一勾,带着绑绳继续往下,然后不松不紧的握住巴基的手,松松垮垮的是巴基随便一动就能抽走的力度,但他不动,只看着,指尖往下耷拉着,有点儿无所谓的意味。史蒂夫的眼神缠着巴基,没有握太久,临了时勾着绑绳的指尖跟巴基的绕了一下,有些缠绵。这动作其实只有几秒的功夫,巴基又笑起来,没有一点儿别的意思,只是笑,眼睛里绿盈盈的,让人又觉得有些什么意思,一下子看进史蒂夫的心里去,他这样一笑,那几秒就被拉的无限长,颇回味无穷了。
史蒂夫绕过他跪坐在他身后,两手拢着巴基深棕的头发,像觉察不到气氛一样什么话也不说,落日的余晖还剩一些,巴基歪斜着脑袋,让他的手指插进自己的头发里,那感觉很舒服,“史蒂夫”,“什么?”,“我爱你。”

后头梳头的动作突然一滞然后很快的恢复,巴基满意的点点头,“我说我爱你,这件事没有任何理由,也许下一秒就不了,但至少这一刻就是永恒的我爱你……你明白我的意思吗?”巴基怕自己没说明白,想转过头看史蒂夫,但很快就被制止住,“别动”,身后的人说,声音听起来没什么特别的,过了一会儿史蒂夫终于将绑绳系好。这时太阳已经彻底下去了,天色迅速沉淀成一种墨色的蓝。
沉默在他们之间停留了过长的时间,但就在第一颗星星出现的时候,史蒂夫终于弯下腰,在巴基的脸颊上落下一个吻,单纯又诚挚,“我也爱你,这一刻,以及永恒。”巴基发现他猜错了,史蒂夫在地上画的不是日落,而是他。

瓦坎达的传说是假的,但我爱你是真的。就在这一秒,那么这一秒就是永恒。

评论(2)
热度(111)
©WhoTMcares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