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hoTMcares

leave me alone

凶宅&盗笔│道喜

我和白开见到吴老板的时候他精神比前些年好多了,不知道是山里的环境养人还是心里没了石头才如此轻松。进了屋子一眼就瞅见了那个男人,饶是我眼力再不济也能看出来这不是个寻常角色,瞄了两眼白开,见他也盯着那人看。我没理白开,从随身带的包里拿出事先备好的符纸送给吴老板,告诉他这地方地属偏远,多个防备也好。他倒也不客气直接收了,随手塞给我一件小玩应儿算是回了礼。白开斜眼看看我手里的东西悄悄咂了咂舌没说话。我们又在那儿住了几天,环境好是好,只是太潮,我本身对太潮湿的环境没有什么好感,找了个由头就告辞了。

后来在回去的路上白开嚷嚷说那吴老板是个明眼人,知道他白大师画个符是什么价位,给的东西也就将将够吧。我告诉白开说我本是去道喜的,没想着能得点儿什么东西。白开停了好长时间才又接话,确实该道喜,那个面瘫小哥命格诡奇,却像被人改了命数,实在难琢磨。之后他再没往下说。

也是。命这个东西,谁又能说的准。


评论
热度(4)
©WhoTMcares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