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lpaca_G

微博与lof同名
今天你驼努力了吗?
没有

医生梗

男人坐在车里,听Carpenters用温柔欢快的唱腔唱着《Jambalaya》。 三分钟前他接到一通电话,说他手底下的一位女患者不行了。其实他早就料到,下了三张病危,也该是时候了。他推了一下鼻梁上的眼镜找到位置停车,下车,迅速穿过医院的大厅,直奔病房。
“2016年1月…”
男人听见宣读死亡的声音平缓而低沉。
“医生…谢谢你一直照顾她…我们……”患者的一位家属站在男人的旁边,表达着客套的感谢。男人站在窗边,一双眼睛扫着院子里光秃的树枝,他几乎每个月都会听到几次这种话,有的已经泣不成声,有的尚且平静自然,但他从未回以相同的悲痛。
男人略微低下头,把眼镜拿下来叠好放进胸前的口袋里,方才转过身对家属点点头。他越过这些人,过滤掉正在收拾器材的医护人员,看着那张空了却没来得及的收拾的病床,突然想,那里曾有过一个或许不够那么鲜活,却温热的生命。会说话,会哭泣,会痛苦。也会抓着他褂子的边角轻轻的问还能活多久。

男人抬手拍了拍自己的白大褂,头也不回的走了。

“医生,确定是癌吗?”

“啊,一定会好吧!不是都说心态最重要吗哈哈!”

“能给我一支杜冷丁吗…”

“医生…医生!”

“医生,我是不是要死了?我不怕…”

……

“医生,我不想死啊……我不想死啊你救救我吧!”

Good-bye, Joe,he gotta go, me oh my oh

再见了,乔得走了, 天啊。

He gotta go pole the pirogue down the bayou

他得走了,撑着独木舟,顺河而下

His Yvonne, the sweetest one, me oh my oh

他的依凡,是最甜的女孩,老天!

男人摇下车窗,跟着卡朋特兄妹打起口哨。

评论
©Alpaca_G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