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lpaca_G

微博与lof同名
今天你驼努力了吗?
没有

青宇青|Dagger·Taboo-X 序章+PartⅠ

—·序·—

 

三十年。

暴乱,疯狂,灾难。

南面刮来的风都承载着怨灵的怒吼和腐烂的恶臭。一切都在往不可预计又似乎早就既定了的方向发展着。这片土地,这块大陆,这颗星球。早已腐朽不堪,了无生机。一切的一切都被贴上了名为“死亡”的标签。

从生存舱中觉醒了三个月的男人站在一块荒无人烟的高地上,风沙毫无阻碍的打在他的身上,鼓起他破旧脏乱的斗篷。男人的脸被斗篷遮住了一半,毒辣的阳光都照不进那块被遮挡住了的阴影。他缓缓的扬起了头,朝着北面的一个方向看去,那里歪着一块石碑,上面用英文和中文写着——

高危四区,禁入。 特危军管辖界。

男人抬起右手将帽檐往上抬了抬,阳光终于缓慢而亢奋的将他隐藏的半边脸照亮,一张纯血亚裔黄种人的脸,带着一双半眯的眼睛。这三个月来为生存所迫而爆发的肌肉渐渐舒展,像许久不见的海洋,带着神秘的气势,波涛暗涌。

他拔足向前,谁都无法阻止他涉足这片高危区域,谁都不能改变他的想法,他要找回模糊不全的记忆,和一个关于自己,与这个世界的真相。

 

他胸前的铜牌反射出刺眼的光亮。

上刻“王青”

 

—·PARTⅠ·—

 

“嘿老兄!说个话让我知道你是人?”

王青被一圈全副武装的军人围住,五个黑漆漆的枪口对着自己的感觉可并不怎么好。他听着眼前一个被头盔包裹的根本看不出相貌的男人叽里呱啦说了几句话,听发音有点儿像印尼人,但是说的话听着咬字有点儿像英语。王青有点儿伤脑筋,妈的我该说啥?他只想举起双手做出投降状的时候十几个人瞬间同时拉栓举枪!

“Don’t!我是友军!”

“原亚裔?战前人?”一个相对矮一点的人操着一口别扭的口音问,王青咽了口口水小心的把脸隐藏在阴影中,“战后十年,原亚裔。”

然后他听那个小个子又叽里呱啦的对着其他人说着什么,似乎是在翻译自己刚刚说的话。这五个人讨论了好长时间才又跟王青交谈。“名字,原地区,到这里来什么目的”,王青很费劲的从这种奇怪的口音中理解了对方的意思,他在心里又想了一遍说辞才又开口。“王青,流亡人,来这儿当兵。”先前那个人翻译完之后是一阵怪异的沉默。王青没有接触过这类兵,不知道这阵沉默到底代表什么,直到一个人领头“噗嗤”一声笑出来,“老兄你是在开玩笑吗?早就不允许人口流窜了,如果四区军队不收你,你可就要被留在这里了”那个人说到这里用枪在周围随意划了一下“这可是高危四区,在户外待一晚上我保准你骨头渣子都没了哈哈哈哈哈”说完周围人也跟着哄笑起来,可能这些士兵被养的太好,自己刚说完这里是高危四区,就肆无忌惮的大笑。

当王青闻到异样浓郁的腐臭味时已经来不及了。从看不见的地方突然涌出大量丧尸!

当它们出现时,甚至有一个小个子的枪被吓掉了。

“妈的!这个地区不该出现这鬼东西!这是防线内部!!”

几挺枪疯狂的打出弹药,一时间前方的丧尸群前行的速度减缓了许多。但这根本无济于事,一批又一批丧尸被吸引过来。王青的力量几乎瞬间爆发,以最快的速度从旁边士兵的腰间抽出一把军刺扭头就跑。其他人也反应过来跟着一起撤离,无线电的声音滋拉兹拉的响,其中一个魁梧的男人一边单手持枪扫射一边对着通讯器狂吼“巡逻队请求支援!防线内部二区出现大量丧尸!巡逻队请求支援!防线内部二区出现大量丧尸!”

这三个月中王青遇到过很多这种东西,早已见怪不怪,但这是他第一次遇到这么多,每一次的搏斗都让他精疲力竭,最危险的一次是他仅靠一把小刀一对二,险些被一口咬去半个脑袋。空气中的味道几乎让他呕吐,王青看到成群的丧尸真的头皮发麻了。他疯狂的奔跑在这片废旧的小城区内,眼睛快速的寻找能够避难的地方,好在地形复杂,有可能把他们甩掉!

“上楼!”随着一声大叫王青奋力一跳!双手紧紧的抓住一栋小矮房上突出的牌匾,凭借惯性翻身上楼!落地时双脚跺出了半米高的灰尘。王青不敢放松继续蓄力向前狂奔,他一早就发现这里的楼房间距不大,完全可以横跨,丧尸上楼需要很长时间,借此拖延应该可以等到救援部队赶到。这么想着的时候后面几个士兵也悉数赶到他身后。

楼下的丧尸疯狂的向上爬,又掉下去,但照这个情况发展下去它们很快就会堆起从而上楼。王青的额头已经挂满汗珠,他渐渐意识到自己的体力在急剧下降,而且……他扭头看着身后那几个人的脸色,很明显,他们马上就要撑不住了。

“砰!”

丧尸上来了!停歇了几分钟的枪口又一次开始了放火。王青心中不免焦急,他不能死在这里,他必须要进军队,那里有自己想要的答案和东西。他不知道自己是如何得到这个结论的,也许是因为他莫名其妙的从生存舱中觉醒,也许是因为他觉醒后第一个看见的东西是刻着“DTX”的石碑,他知道那一定是一个人,莫名的牵引着自己,直到一个小时之前他看见这批人的作战服上带着一个抽象“DT”标志——匕首和锁链。他想自己应该是找到了。王青咬着牙越过两米半的间隙就地滚到另一个楼房的顶上。身形一晃直接从天台口窜到楼中,最后一个进来的人把门“砰”的关紧!

一时间不算宽敞的空间里全是几个大老爷们儿粗重的喘息。不知是谁打开了手电筒,王青这才仔细的瞧了瞧这些人,他们早就把头盔拿了下来,吓得本是苍白的脸上因为剧烈运动又泛出异样的红,豆大的汗珠刷刷的往下掉,看样子是真吓得不轻,王青虽然也怕但不至于到这个程度,略纳闷的压低了声音开口“你们是新兵?”

其中一个看起来像是美国人的小伙子咽了口口水,眼神飘忽,似乎有些难以启齿,磕磕巴巴的回答“不,不是…我们只是没有参与过真正作战,本来这个地区不应该有这些东西,我们只是例行检查而已…没想到……”

“Hank!”那个一直在请求支援的魁梧男人出声打断了他,恶狠狠地瞪了那个哆哆嗦嗦的东西,转过头用一种审视的目光看着王青,半晌才开口“王先生,虽然你的反应很敏捷,但我们不得不怀疑,为什么在你出现的同时丧尸也出现了,要知道这里是警戒线内,不可能出现这种东西的。”

王青早就料到这群窝囊废会对他提出这样的疑问,他几乎没有思考,直接反问“既然你们这么肯定这里不会出现丧尸,那么又何必巡查?既然你们的军官派你们进行巡查就表明这里并不是绝对安全,而且你们的反应根本不符合正规军人的素质,我是否可以大胆猜测,你们只是一些酒囊饭袋,因为父辈在军中的功绩才在这里给你们零散的工作让你们在这里生存下去?”王青在这三个月中遇到了一些流亡的难民,听闻里很多军队中的事,其中不泛这样因为父辈功绩而吃好喝好的公子哥。他一开始看到他们只是从言行与反应中得出这样的猜测,直到刚才,他终于可以得出结论。

五个人被王青铿锵有力的反问搞得面面相觑哑口无言。一时间竟没人出来反驳,只有干涩的笑。尴尬的沉默莫名的持续了很长时间,王青抹了把脸不知道这股沉默是不是因为不知期限的等待而无尽拉长。终于,嘈杂却带着希望的通讯器响了,里面传来了一个男人的声音,有些沙哑,但辨识度很高,年轻与成熟并存的嗓音。王青惊讶的发现,这个男人说的是中文。

“人类特危组给予你们希望与荣誉,请保持联络战斗。”

一句话,几乎将所有人打入地狱,王青隐约觉得有些不对劲,这不是救援的意思?那个手持通讯器的男人面如死灰,突然大声哭嚎起来“长官!长官我们不想死!长官!”倏忽间其他人似乎从噩梦中惊醒,怒骂着,哭嚎着。王青紧锁着眉头,一把抢过通讯器,大喊道“我有你们需要的东西!”原本切断的无线电又滋拉兹拉的响了起来,王青紧张的听着那头,似乎还有一个男人,说了一句什么。然后得到了四个字的回复——

“等待救援。”

二十分钟后,王青听到头顶有直升机“轰隆 轰隆”的声音,很快他们的门就被打开,王青爬出来,忽视了天台那些持枪肃立的特危军,一眼就看见了站在打开舱门的直升机上的男人,逆着光,有点儿不真切。

只有被风高高扬起的大氅,笔直的双腿,冷硬的军靴,和深不见底的双眸。

相隔十几米,伴着直升机巨大的噪音,王青仍然能听的明明白白。

那个男人说,我是人类特危组军官,冯建宇。请跟我走。

不管那之后的过多少年,去了多远的地方,见过多少人,知道了怎样的真相。王青的无法忘记那一瞬间的灵魂与灵魂之间的牵引和归属。

那天这颗星球依然天空阴沉,疫情弥漫,杀戮不断。但王青知道,一切都会结束。

 

 

 

 

 

OK新坑已经开出来了!应该不难看出这是一篇强强!强强!!强强!!!重要的事情说三遍。

一些设定在预告的基础上做了改动,例如时间轴,没看预告的完全没影响。还有件重要的事情,此文清流无肉,不接受的就不用看了嗯。

明天大概还会有一更吧,争取在开学之前日更,开学之后就会周更月更不定。

最后一定要说的就是脑洞勿上升正主。

喜欢的话请留下宝贵的评论,提出意见,所有意见我都会看,然后尽量改正。还有不要忘记推荐!谢谢朋友们啦!mua~!

评论(3)
热度(6)
©Alpaca_G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