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lpaca_G

微博与lof同名
今天你驼努力了吗?
没有

[凶宅 朋我]

我和秦一恒到楼顶的时候已经八点了。  
这次找我们要买的是这个大厦的顶楼,因为种种原因结果就跟以往一样,还得守夜,而且得上楼顶,露天的,大风直刮的内种。
  一开始我是挺不想上来的,但是秦一恒说没办法,只有上来了才能知道到底是什么再闹,我也不想矫情,直接买了个野营用的帐篷和一些当夜宵的熟食。   
 秦一恒上来之后就开始搭帐篷,我看他搭起来挺熟练的像是会经常搭,随口问他是不是要经常去山里工作,原本我以为很随意的闲聊秦一恒却过了很长时间才蹦出一个“嗯”,我以为他是搭帐篷的时候不愿意让别人打扰他就没再继续闲扯,转身走到楼顶的边缘处看夜景,这栋大厦有十几层,这么看下去,万家灯火,挺有意境的。我突然想到不是经常有主角大半夜看着城市的灯火,心里想这灯没有一盏是为自己点的,一下子就抑郁了么。这么一寻思其实真挺伤感的。不过没多久秦一恒就把我叫过去了,我一看这帐篷搭得是挺有模有样,就夸了他几句,他也不甚在意,说前半夜是肯定不能有什么的,让我先睡下,等到有动静了再把我叫 醒。他不说还好,这么一说我还真有点儿忍不住犯困。随口应了一句就钻进帐篷里躺下了。         
我没想到自己会做梦。而且感觉梦长得不可思议。  
我走在一座山里,天很暗,我能真切的感觉到自己的疲倦,已经到了不堪忍受的地步,但是我是那样的焦急,急迫的想找到一个人,我很累,我想停下,我不知道这样做的意义,可是我能感受到来自灵魂的挣扎和无措。   这让我倍受煎熬,几欲落泪。  
朦胧中我似乎看见了一个人,又好像没有。  
巨大的恐惧几乎扼住了我的喉咙。  
我是谁?  
我在找谁?  
……
“江烁!”  
我感觉我似乎刚从桑拿房里出来,汗要把我整个人打湿了。我惊魂不定的看着秦一恒紧锁眉 头的脸,以为自己在梦里发出什么声音坏了事,赶紧挣扎着要起来。秦一恒摇了摇头按住我的肩膀,问了一句让我有点儿诧异的话,他问做噩梦了?我不确定这是关心还是说想知道我梦里的内容,说不定那有用。  
我点点头,没说话,他也不说话继续看着我,似乎想让我继续说,我只好讲了一遍内容,他听完以后没有什么表情,只是更加专注的看着我,给我整的有点儿不好意思,我不知道他这是想干什么。  
我其实有点儿不好意思,因为我刚刚做梦的时候是真的很害怕,甚至到现在我的心脏还在疯狂的跳动。我猜秦一恒已经从我的脸色中看出来了,他把手搭在我的肩膀上,什么都没说。也不知道是他的原因还是我自己的原因,我居然很奇异的平静了下来,我一歪头看见了帐篷外的天,依稀能看见三五个星星,我不知道怎么的,突然开口说了一件毫不相干的事。  
我说,秦一恒你玩儿没玩儿过一款射击类的电脑游戏。我听见秦一恒轻轻的嗯了一声,其实我并不在意他玩儿没玩儿过,但还是蛮高兴的点了点头,我说,我以前玩儿的时候射击水平特别不好,但是又不好意思让一起玩儿的哥们 儿挡枪子儿,每次都让他们去安全的地方埋炸药,我来射击,所以总死,他们总说我坑队友。  
之后的一段时间挺尴尬的,因为秦一恒什么也没说。我倒是挺轻松,我说这个事儿其实没有什么意义,只是单纯的想到了而已。我刚想起身却被秦一恒拽住了手腕,我感觉到手腕上多了一个东西,像绳制手链,穿的好像是一枚铜钱。我刚想低头看就被秦一恒捂住了眼睛。  
黑暗中我听见秦一恒说。  
“江烁,你在我身边跑的一直都是B点。”  
“……江烁,这个手链我送给你了。”  
我听不出秦一恒的情绪。不知道他的意思。  
但是我感觉到有一滴不知道究竟存不存在的眼泪从我的心里滚过去。在他说完下一句话的时候。  
“这次别摘了。”  
恍惚间似乎有一股风从我的胸膛穿过。
又寂寞又难过。

评论(8)
热度(13)
©Alpaca_G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