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lpaca_G

微博与lof同名
今天你驼努力了吗?
没有

老九门 二月红┆春风拂柳

长沙地界儿的人都说,这九门红家啊到了二月红这一代是弱了不少。那些个上了岁数,看尽了变迁的老人在茶余饭后都乐于唠唠二月红上几辈的奇闻异事。说那红家早些年是怎么叱咤风云,是怎么手起刀落,是怎么风生水起。

反正就是一群闲看热闹的人。

二月红对这些从不在意,他并不觉得自己比不上祖辈的人,做生意嘛,活人死人都一样。

二月红收拾好了行头,听着外边儿戏台子上已经敲打起来,赶着点子催他上台呢。二月红瞧了一眼铜镜,抬着架势踩点过了帘子,跟着唱起了穆桂英挂帅。

以往这二月红只要一亮相,还没等开嗓底下就是一片叫好声,而今天却是怪了些,竟三三两两只有几个拍手声,二月红抬眼一瞥,只见雅座之上是几个彪头大汉,穿金戴银好不气派。

中间的位子全部空了,只留边角还有人。二月红心中冷笑,不知这些个野夫使了什么法子,竟让这园子空了大片。二月红也不管这么多,安心唱自己的便是。

唱到一半时只听台下的人吆喝起来,说不好听不好听,换个曲目来听听!说罢竟然唱起自己家乡的歌来,歌词粗野不堪推敲。一时间盖过了二月红的戏来。

二月红笑了一下,脚下不停,转了个身舞起手中的花枪,往前一送,枪头直接刺进那人面前的桌板中,枪杆铮铮直晃。

“几位既想听别的,那红某送你们去听了便是!”

说罢一个甩袖将桌上的茶直接甩到那大汉脸上。

这么一闹这底下彻底没人了,只剩了这几个闹事的。那边奏乐的师傅没有吩咐是不停的空旷的场子里没了唱腔只剩锣鼓,好不热闹。

“呸!区区戏子竟敢跟大爷我耍横!老子今儿就拆了你这破戏园子!”几个大汉一拥而上,个个面露凶相,二月红满面嘲讽,“这戏开了嗓天塌下来也不能停,祖师爷的规矩我可破不得。”

二月红伸手抄起一把花枪便开嗓唱到“想当年桃花马上威风凛凛,敌血飞溅石榴裙……”

脚下步子不乱枪使得威风凛凛,直挑男人肩头,“有生之日责当尽,寸土怎能属他人!番王小丑何足论,我一剑能挡百万兵……”

几个大汉轮番上阵,二月红不急不缓步子走的四平八稳,手上的枪似要转出花来,边唱边打,七八个男人竟也近不了身去,直被那花枪打得恼火,那边却还在唱——

“我不挂帅谁挂帅,我不领兵谁领兵!”

二月红像是不用换气一般气息稳得很,直挑得五六个男人跪趴在地不肯动弹。

二月红挽了个花对着剩下的两个人盈盈一笑,转身亮相——

“叫侍儿快与我把戎装端整,抱帅印到校场指挥三军!”

“噔——!”

剩下二人随着音落被挑飞。

“啪——啪——啪——”

台下响起几声掌声,二月红转头一看,不是那军爷张启山还能有谁?








为了更有代入感我特地去看了穆桂英挂帅的京剧,文中出现的选段大概是在一小时五十五分之后,西皮流水,非常非常精彩,建议大家去看一下!

评论(14)
热度(37)
©Alpaca_G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