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hoTMcares

leave me alone

原创练笔┆花店少年与树荫下的大叔

我想这座城市总有些温暖的东西,比如跨过两条街的那位大爷家的槐树,比如楼上大娘的那只花猫,比如我的这个花店。再比如,对面树荫下的那个男人。

我十五岁的时候漂泊到这座城市,辗转两年开了花店。

林林总总,磕磕绊绊,四年的光阴都淌到了这个十五平米的地方,像晴天下过的小雨,落到地上一眨眼的功夫便消失了。

我爱观察每一个人,或是来花店买花的客人,或是走在街上匆匆路过门口的行人。我爱猜测他们的心情,他们的故事。

像一个饥荒难民,疯狂的舔舐别人的人生。

现在我想偷窥对面树荫下那个男人的人生。

我透过一株天堂鸟看他被香烟熏黄的指节,我知道他还没有等到他要等人。

已经一个月了。他每天都在那里一颗接着一颗的抽烟——那种劣质的香烟。

那种四十多岁的男人,应该西装革履,应该抽国外的昂贵的香烟,开最稳的车,泡最靓的姑娘。而不是像这样,胡子拉碴,精神萎靡的整日整日的在树荫下发呆。

说实话我是瞧不上这样的人的,空有大好的年纪与强壮的身体,却不肯好好的找一份工作养活自己。

他总让我想起我的父亲,那个四十来岁死于酒精中毒的男人。

我十三岁筹钱葬父,十四岁送母改嫁,十五岁忍受颠沛流离,我问过很多人,我是不是要死了。

他们总是怜悯的看着我,像对路边的一条残喘的野狗。会可怜,却不会帮助。

我看着对面的男人。

现在我是路人了,你是野狗。

我早就看出来是在等人。他总在发呆的间隙抬起头来四处张望。然后又颓唐的低下头去更凶的抽烟。

我依旧干着我自己的生意,打理着我的这些花草,像对待我的爱人一般。

哦,我十九岁了,这个比方我想并不会太早。

我喜欢透过各式各样的花去猜他。

我能猜到他每天都吃过什么样的饭,胡子有多久没有剃,心情怎么样——虽然每天都是那个样子,但总会有些事情让他有细微的不同。

三十天前,他是满怀希望的,对着每一个过路人微笑。二十天前他是平静的,站在哪里思考。十天前他是焦躁的,不停的踱步。现在他终于木然了。也许还没有意识到,但总有一天他会明白,不仅是现在,而且今后的日子陪着他的只剩下了兜里的香烟。

可怜的,多像曾经的我。

当我意识到从今以后陪在我身边的只剩下阳光和星空的时候,我是多么快活。快活到嚎啕大哭。

我终于看不透他的心情了,我移开面前的天堂鸟,三十天来第一次毫无阻碍的观察他。那个男人抬起头来,用布满血丝的双眼回看着我,露出了一个平实的微笑。

我想我该跟他聊一聊,不管出于怎样的目的。

评论
热度(1)
©WhoTMcares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