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lpaca_G

微博与lof同名
今天你驼努力了吗?
没有

瓶邪┊无言

吴邪把锄头扔到一边,撩起衣服擦擦脑门儿上大滴大滴的汗。雨村现在这个时候天气闷热得受不了,一抬手都能感觉到空气中有水在流动。吴邪一屁股坐下来,从屁股兜儿里摸出一包烟,抖出一根点上。

他现在烟瘾不大了,这里的烟草劲儿太大,他受不住,烟都是胖子不知道从哪儿弄来给他的。吴邪抽着烟,透过缭绕的烟雾遥遥的望着那边劈柴的张起灵。张起灵光着上半身,高温让他的纹身都显出来了,一层汗覆在上面,阳光一照……吴邪咂咂嘴,心想这闷油瓶还真是一点儿都不老,甭说这一身腱子肉,就连皮肤都不带松一点儿的。

吴邪叼着烟扒拉了一下头发,突然神色一顿,他想起来昨天自己对着镜子骂骂咧咧的拔下了一根白头发。

他妈的。

吴邪心里不痛快,把烟往地下一扔,起来举着锄头继续刨。

一下一下,像是刨在命运的脑袋上,刨在年岁的心口里。

过了好一会儿,张起灵听见动静扭头看了一眼,却见吴邪手里拿着个东西面上带着笑,颇为潇洒的朝他走过来。张起灵想了想,把手上的活儿放下,等吴邪跟他说话。

“小哥,”吴邪走过来搭着他的肩膀,冲他笑“虽说咱是小隐隐于野了,但这个传统节日还是要意思意思的。”说完吴邪见张起灵的脸上略微有些疑惑,赶紧把手里的东西塞人怀里,“七夕嘛,送个礼物。当初你出山的时候我一个朋友给我的,我给埋后院儿了,刚给刨出来。”吴邪说着坐下来,盯着张起灵的纹身不知道该说什么,“啊……我知道你见过的好东西很多但是……”

“吴邪”张起灵按住吴邪的肩膀出口打断他。

吴邪搓着手不抬头。

“七夕快乐。”

吴邪觉得自己刚刚发狠闪到的腰都不疼了。


评论
热度(7)
©Alpaca_G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