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lpaca_G

微博与lof同名
今天你驼努力了吗?
没有

白阮┆耳鸣

袁阮最近得了耳鸣的毛病。

起初是他在吃水果的时候问白开你洗衣服啦?白开说没有啊,咱家衣服不都是你洗吗?袁阮点点头,以为是隔壁在用洗衣机洗衣服,没太在意。后来白开没在家的时候袁阮一个人看小说,觉得耳朵里洗衣机的声音越来越大,简直到了无法忍受的地步。袁阮大惊失色,妈的,耳鸣?

其实每个人或多或少都会有耳鸣的毛病,原因多种多样,或者是睡眠不足,或者是压力太大,一般情况下不会持续太长时间。但是袁阮的洗衣机是一天二十四小时不间断工作,连续四天之后他终于受够了,凌晨三点一脚踹在白开腰上,刚迷糊着躺下的白开一个激灵坐起来,大骂道小兔崽子你他妈发什么病!袁阮抱着脑袋痛苦的仰天长叹,老子耳鸣啊白叔叔!

隔天白开就提着袁阮去了一家诊所,据说治好了不少耳鸣患者。袁阮倒不在乎是去医院还是去诊所,反正能治好就行。但是看到一个颤颤巍巍的老头儿,袁阮还是不确定的扭头看了一眼白开,白开笑眯眯的捏捏袁阮的后脖颈,跟老头儿说“麻烦您给瞧瞧,我们家孩子最近总耳鸣。”袁阮翻了个白眼,老老实实的坐下,老头儿看起来不靠谱,手还挺稳的,快准狠的给袁阮掏出了好几块儿大耳屎,袁阮盯着耳屎想,要不以后就来他这儿掏耳朵吧?那边白开开腔道“袁小同志,你这个个人卫生还是要搞一搞的嘛。”老头儿摆摆手,“不打紧”。搞得袁阮也莫名觉得尴尬。老头儿看了好一会儿,问袁阮平常有没有熬夜的习惯,白开拍拍袁阮的肩膀,说有啊有啊,年轻人不知道保养,成宿玩儿手机。老头儿点点头,大手一挥,“先扎几天针吧!”

袁阮这个人,倒是从来不怕什么打针,小时候就没为打针哭过,但是当老头儿按着他脑袋直接往耳朵上比划的时候袁阮怂了,一把抓住白开的胳膊,问“往耳朵上扎啊?”白开拍拍他,“哪儿有病往那儿扎,没毛病啊。”老头儿给袁阮按床上,“多大人了,赶紧的。”袁阮心里大受惊吓,梗着脖子不敢动弹,老头儿瞄准穴位一阵下去袁阮“嗷”得一嗓子叫出来,给白开吓得一愣,老头儿急得直拍袁阮的肩膀,说小同志你放松啊,肌肉崩得这么紧我针头都推不进去啊。结果袁阮越紧张脖子崩得越紧,疼得直咬牙,白开在一边儿也急了,一下把自己手指头塞袁阮嘴里,袁阮被吓了一跳,又不敢咬白开,一个愣神老头儿就给药推进去了。

“这个小同志病情比较严重,得先打个五六天吧,再看看情况。”老头儿一边开单子一边跟白开说话。那边还没等袁阮叫唤白开就叫唤起来了,“这么疼,还得打?!”

老头儿瞪了白开一眼,“怎么不打?熬夜的时候怎么不想着疼?”

白开一拍床,“妈的,不熬了不熬了,再也不他妈熬夜了!”

袁阮在一旁按着针眼,不太想搭理这个神经病。

评论(7)
热度(11)
©Alpaca_G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