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lpaca_G

微博与lof同名
今天你驼努力了吗?
没有

OT | 十七岁(短/一章完) 点梗

点梗:【弟弟24岁,哥哥28岁,结婚之后,哥哥突然心理和记忆变回17岁(认识OHM前)的故事】


Ohm瘫在沙发上,目光呆滞的望着天花板发呆。
这是灵异事件发生的第三天。三天前一切都是好好的,Ohm跟Toey因为一点事情冷战了几天,就在Ohm半梦半醒之间Toey一脚给他踢下了床。然后惊恐的大喊,“我靠!!你他妈是谁啊!!!”
打死Ohm都想不到,在一个平凡到不能再平凡,普通到不能再普通的早晨,自个儿老婆魂穿成了17岁。
17岁,Ohm几乎想悲伤的点起一根烟,17岁,真他妈是个好年龄。遥想当年,自己17岁的时候一门心思追老婆,结果人17岁的时候根本不认识自个儿!Ohm“啪”的一下拍上脑袋,一脸生无可恋的翻个身,成功的从沙发掉到了地上。
“喂,要自杀请跳楼好吗,是我穿越又不是你穿越,一幅要死要活的样子干嘛。”17岁的Toey顶着28岁的身体从洗漱间走出来,嘴里还衔着牙刷有点儿口齿不清,“也不知道长大后的我啥鬼眼光,居然能看上你这种人。”Ohm在Toey的白眼中爬起来,半死不活的扒着沙发,顶着一张臭脸看Toey,眼里的哀怨几乎要冲上天。“P’Toey……”
“哎哎哎,您老可打住啊,就我现在叫你声叔都不为过。”Toey连忙摆摆手,制止住了Ohm每日N次的撒娇。他可受不了这么一大只的人成天对着他腻腻歪歪哼哼唧唧。Toey始终想不明白自己怎么会变成Gay?变成Gay也就算了,还找了这么个巨婴,虽然长得还不错。17岁的Toey腹诽着,转身回洗漱间漱口。
刚刚出事的那天可谓是兵荒马乱鸡飞狗跳,Ohm根本不相信会发生这么神叨的事儿,以为Toey还在跟他冷战整幺蛾子,气得Ohm上去就要扒裤子。那边厢还搞不明状况的Toey本来就被这么个陌生人吓得够呛,再来这么一出Toey是正八经的吓死了,一蹦高跳起来,撒丫子跑进厨房举着菜刀大喊:“我操你个死变态给我滚远点!再过来一步不是你死就是我亡!”这家伙给Ohm吓得魂儿都要掉了,求爷爷告奶奶,一口一个祖宗的让Toey先把刀放下,砍死他没事儿,可别伤着自个儿。Toey根本不听他的,认准了Ohm是个变态,非要他从房子里滚出去。苦了Ohm现在只穿了个大裤衩,要是现在出门儿,不出五分钟新闻头条就是“震惊!影帝居然裸体现身……”Ohm光是想一想就要一个白眼翻死过去,在Toey惊疑不定的眼神中翻出两人的结婚证,扔过去,“行了祖宗我信你我信你,你瞅好了,这是咱俩的结婚证,有钢印的,合法的,国家承认的!您可把刀放下吧算我求你了成不?”Toey颤颤巍巍的蹲下身,发现结婚证是真的……
“我操!!!!!我眼瞎吧!!!!!!”
“是吧,是真……你什么意思?!!!!”

Ohm根本不想回忆当天的情形,简直丢人丢到姥姥家……自己在17岁的Toey面前跟个二傻子似的,毫无成年人的沉稳可言。得知Toey真的魂穿17岁的时候Ohm的哀嚎声比Toey本人还大……
“啊啊啊啊啊啊!!!我要P'Toey啊啊啊!!谁要你个小屁孩儿啊!!!”
“鬼叫什么啊!!我也根本不想跟你在一起好吗?!”Toey洗漱完,从洗漱间走出来就听见Ohm又开始鬼吼鬼叫,无语的走过来一屁股坐到Ohm旁边玩儿Ohm的笔记本电脑。
“嗷,什么鬼啊,‘Ohm出国的第三天,粉丝集体患上相思病’?”Toey摇摇头,继续翻,“‘晒妻狂魔最近如此销声匿迹为哪般?难道是憋大招?’”Toey抬头看了一眼摊在沙发上直挺挺的看着自己的人,起了一身鸡皮疙瘩。“喂”Toey用脚踹踹Ohm,“你都不用工作吗,对外声称出国已经三天了啊喂。”Ohm机械的摇头,“没心情,不想工作。”
“……”
Toey并不是很想搭理这个不思进取的人。反正他在这儿过的是挺好的,学也不用上,也不用工作,一切都是新奇的,没见过的。而且几乎是衣来伸手饭来张口,这个叫Ohm的家伙嘴上总是大呼小叫,但是对Toey可以说是相当好了。每顿饭都是自己喜欢的口味,水果零食只要少了就会给填满,Ohm的手机电脑随他玩儿。Toey有时候会想,长大后的自己会喜欢上这个人也不是没有道理。至少……Toey抬起头对上Ohm的视线,呃……不得不说这个眼神真的很肉麻啊喂!
Toey问过Ohm自己是怎么跟他认识的,得知是因为同演一部电视剧。Toey本来以为那么久之前的电视剧找不到了,谁想Ohm直接给了他一套DVD让他看。Toey挑了挑眉,“居然还有收藏。”,讲句实话,看未来的自己演电视剧这种感觉可不是谁都能体会的。Toey每看一会儿都得暂停一下怀疑世界,然后继续沉迷电视剧……看完之后Toey兴冲冲的跟Ohm说,“哇!想不到我还挺厉害的嘿!”Ohm接过DVD放好,“可拉倒吧,再厉害也是20岁的你厉害,跟17岁的你没关系。”Toey“切”了一声,不以为然。“你年轻的时候可真够奶的啊Ohm”,“是啊,你不就喜欢这样儿的吗”。Toey被堵的一句话没有,第一百零八次骂20岁的自己是个大傻蛋,居然会喜欢这样的人。
“不过……”Ohm背靠着书架略微低头看着Toey,24岁的他已经是一个非常有魅力的男人了,这么稍稍垂下眼睛看人的样子十分有味道。即使是只有17岁,Toey也会有一瞬间的晃神,“什么?”
“我能抱着你说吗?”Ohm笑着问。
“做梦吧你?”
“可真希望是做梦”Ohm嘟囔了一句,继续说,“那个时候你已经是一个很有担当的男人了。追起来可真挺难的。”说完Ohm低低的笑了一下,喉结随之上下滚动。他好像是想到了什么有趣的事情。Toey忍不住用手指戳了一下Ohm的喉结,手指一瞬间被抓住,Toey有些尴尬,想把手抽回来却发现这男人根本不撒手。
“放开。”
“你要不要亲我一下?”
“你发什么神经……”Toey本来已经尴尬的别开了眼神,却被Ohm这句话惊了一下,一抬头就撞进了Ohm的一双眼睛里。这男人眼睛还挺好看的,亮亮的,Toey呆住的时候这样想,像是隔壁家的那条小狗。
Ohm俯下身,搂住Toey的腰把他整个带进自己的怀里,脑袋搁在Toey的肩头鼻子在他脖颈处狠狠的吸了一口气,近乎叹息的说道“对不起啊小Toey,我实在太想他了……”
Toey整个人都被箍住没法动弹,即使是同一个人,对于他来说,还是不一样的吧。

晚上睡觉的时候Ohm像前两晚一样打了个地铺,其实刚开始Ohm真没想到这个事儿。第一天晚上的时候Ohm洗完澡迷迷糊糊爬上床,刚想搂着自个儿媳妇儿睡觉就被‘啪啪’两巴掌给整醒了。“客房睡去!”Toey手脚并用的推Ohm下床,Ohm知道Toey有裸睡的习惯,看着裹紧被子的Toey有点儿好笑,“搞得好像没看过一样。”Toey瞪大了眼睛,有些不可置信,大声的喊“什么?!你……我……他……你们,不是,我们……”
Ohm比他还不可置信,噗嗤一下笑出来,一笑就止不住,“哈哈哈哈哈哈哈哈,你以为我是X无能吗?哈哈哈哈哈哈哈”可怜我们的小直男Toey连女朋友都没有就受到了这么大的刺激,一张脸涨的通红。Ohm受不了Toey顶着这么纯情的表情,忍不住想爬上床亲他。被Toey一个枕头糊上脸,“去去去!睡客房!!”Ohm拿下枕头,坐到床上,小心翼翼的握住Toey的一只手,语气有些商量的意味,“呃……从结婚到现在Toey就没让我睡过客房,就算吵架也没有……”Ohm这么说话的时候嗓音软软的,刚洗过的头发还没来得及吹,潮乎乎的堆在Toey眼前,像小狗一样的眼睛湿漉漉的望着他。Toey觉得自己直男的设定可能要崩了。“呃呃呃,那……那你想怎样”Toey看着一下子眉开眼笑的Ohm有些紧张的补充“别想着让我跟你睡一床啊!”
“知道啦小Toey,”Ohm捏住Toey的鼻子晃了两下,被Toey很快的把手给拍下去了。“我就在这儿,打个地铺。”Ohm指着床边的地板。Toey觉得这人有病,隔壁有床不睡偏睡地板。之后的一晚Ohm跟Toey也是如此睡下,相安无事。
只是这天晚上Ohm没有像往常一样打下地铺,也迟迟没进房间。Toey没有太在意,直到半夜起来去客厅喝水的时候迷迷糊糊之间看到隔壁客房的房门虚掩,里面传来一股烟味儿。Toey双臂抱胸,哈,大半夜的抽什么烟?Toey悄悄把门推得大了一点,从缝里看进去。
客房每拉窗帘,月光整个洒进来,让视线变得格外明朗,只是因为里面的人抽烟,房间里有几缕烟雾缭绕,Ohm赤裸而布满汗水的背肌在月光的照射下有些发亮,Toey看见Ohm低着头,嘴里叼着一根燃了一半的香烟。他有些近视,没戴眼镜让他看不太清楚Ohm在做什么,只是粗重的喘息让Toey莫名地脸红,连带着心跳都有些加速。直到听见Ohm沉沉的低吼一声,Toey才受了惊吓似的头也不回的跑进自己的卧室,连滚带爬的上了床,直到躺下,Ohm刀削的侧脸,和月光下发亮的脊背,压抑的喘息都让Toey的脑袋嗡嗡作响。
他居然在自慰。
Toey得出这个结论的时候手都在抖,身侧的床垫塌下去的时候Toey差点蹦起来,却被带着一身侵略性气息的Ohm一把捞进怀里。
“嘘——嘘,对不起啊,吓到你了。”Toey听见Ohm有些暗哑的声音响在自己耳边。他整个人好像嵌在Ohm的胸膛里,Ohm两条有力的胳膊横在他身前,Toey能感觉到贴着自己后背的温度,和耳朵边若有若无的气流。“我以为你睡着了,怎么起来了,嗯?”Ohm的尾音让Toey的头皮一阵发麻,17岁的Toey根本招架不住这样的Ohm,一瞬间脑子发懵,眼前几乎眩晕,咽了咽口水,好久才找回自己的声音,“我……我去找水喝……”
Ohm点了点头,把Toey搂得更紧了,“你先睡吧,我抱一会儿就下去”
Toey想,这个男人可能真的爱惨了自己——20岁之后的自己。这样浓烈的深情,几乎隔着皮肤都要渗透到自己的心脏里去。这个人明明思念到极致,也不想伤害到17岁时的爱人。Toey望向窗外亮得不可思议的月亮,想,看来20岁的我眼光也没有很差吧。

“Ohm”
“怎么了?”
“我不可能一直待在这个时空里,等你的P'Toey回来了,可要好好照顾他啊。”
Ohm看着转过来直视他的Toey,笑着回答说“好,你放心。”末了加上一句,“等你回去了,也别太让那个时候的Ohm难追。”Toey觉得这天晚上他睡得格外沉,但他没有错过Ohm在自己额头上落下的一个轻盈的吻。

第二天Ohm醒过来的时候觉得有什么好像不一样,直到Toey昏昏沉沉的说“Ohm,我好像做了个梦回到17岁了,又记不清……”他这才抱着Toey,眼泪流了对方一脖颈。Toey有些莫名其妙,我们不是在冷战吗?却还是有些无可奈何的拍着这个哭得跟小孩儿似的人。

“好了好了不哭了……”
“呜呜呜P'Toey我好想你……”
“知道了知道了,我不是在这儿吗,乖哦……”
“呜呜呜……”
“……”


—END—


Ohm太撩了……我……我……(擦鼻血)
谁还有想看的梗也可以在底下评论,我会写。
接受一切表扬和批评,期待你们的每一次评价,笔芯!

评论(19)
热度(89)
  1. HighAlpaca_G 转载了此文字
    @解毛球 @有聊的猫咪 @水無月
©Alpaca_G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