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lpaca_G

微博与lof同名
今天你驼努力了吗?
没有

OT|民国AU 在劫难逃 (上)

@O即是卜 点梗:民国少帅×算命先生

如今已是入夏的光景了。
南大街算命的张先生仍是不乐意动弹,不过好歹脱了冬日的大襟袄,换了长袍马褂。有先生与他说,现下已经不流行这样款式的衣服了,他只摆摆手,说我且只是个算命的,哪里要流不流行?
张先生今年不过二十五六,却已然换过两份生计。祖师爷给了算天命的饭碗,张先生小些时候是不愿意要的。他母亲是南方女人,远嫁到北平来,不大想让他接他老子的活,早早给儿子送进学堂。想让儿子同名字贵鑫一般,一辈子富贵享乐一些。只是赶上的年代与时政不好,医只读了一半,张贵鑫的父母便投身党派之中,奔赴上海。张贵鑫思前想后,还是拾掇了老祖宗的东西,摆摊算命去了。
整日里日头晒着,大街上也比屋子里暖和。张贵鑫在堂口坐了半晌,只觉得越坐越凉,牙齿都要哆嗦到一起打颤。张贵鑫招来李顺,李顺是他堂口里唯一的一个伙计,才十几岁,但手脚麻利,也机灵,很受张先生关照。张贵鑫起身让李顺把椅子搬到屋外头去,李顺满脸是笑,一叠声的问先生可是要开张了。张贵鑫捧了一杯暖茶,迈出屋子,说不是,先生我就是去晒晒太阳。等李顺把椅子放好后张贵鑫又说,别总开张开张的,忒俗。

北平可能少有人知道这四九城中还有一位人物。陈将军的儿子,应当是叫一声少帅。陈将军如今人在南京,单把儿子安放在北平。陈少帅进京的时候也没惊动几个人,最多是汽车发动机的声音让哪个浅眠的多翻了两次声罢了。次日茶余饭后,多几个人念叨周公馆里搬进一位南京来的少帅。之后便各做各的事情去了,对这样的变故实在不肯费心。
陈炳林住进周公馆还是一个月之前的事情。那时候天还算冷,即使入了春也有人脱不下棉袄。算命的张先生早头醒来,见昨日还好好的衣服竟无端破了一块。张贵鑫只沉吟片刻,洗漱过后去给祖师爷拜了三束香。吩咐李顺去托他医院的朋友买些药回来,李顺只应了,没再多嘴。
取回药后张贵鑫与往常并没有什么不同,照旧每天只晒太阳,偶尔去门口支起架子,有人来时算上几卦,勉强挣得一日饭钱。等到李顺告诉他茶叶喝完时,张贵鑫才肯走远一些,多算几褂姻缘。
张贵鑫平生最是不愿意给人算姻缘。
李顺实在好奇时问过他,为什么不肯算姻缘?张贵鑫只把茶沫子抹开,跟他说,姻缘一半是天注定,一半是在人心。福祸命运尚还好推,人心让我如何推得来。我若只推得那一半天定的,推不得他心里的,到叫人心里犯嘀咕,钱也给的心不甘情不愿。张贵鑫斜眼望着李顺,你是知道师父为人的,不好教人为难。
李顺说是,是,我是知道师父的。兀自在心中添上一句,人开心了钱才给的多嘛……

三日后那份药才派上用场。
晚间堂口关了门,吃过饭,李顺正收拾碗筷,张贵鑫也正给自己号脉。号到一半时大门便被人敲得咚咚直响,李顺连声喊来了来了,祖宗是催命来了吧?大门刚打开,李顺只觉得眼前一黑,应声倒地。张贵鑫抬头看了一眼,遥遥一指,“劳驾英雄您给门儿关上。”
来人不是别人,正是前些日子刚刚赴京的陈炳林陈少帅。张贵鑫倒不识得他,只算得自己要救一人,倒算不出这人是何方神圣。陈炳林遭人暗算,走投无路,只得投机敲开门,撞上的正是张贵鑫。这位陈少帅本想通通打晕,躲一阵子便回公馆,没成想这位先生也是个人物,指一指门,提醒他关上。陈炳林半信半疑的锁上门,站在门边不敢轻举妄动,今日乔装出门,穿着青布褂子,如今胳膊遭了伤,叫人用匕首划开了条大口子,来不及止血,已染红了大片衣袖。陈炳林倒并不在意,只有嘴唇有些发白,面色无异,尤其一双眼睛更是清醒骇人,眼神中的审视与威胁让张贵鑫不禁好奇此人身份。
“原来我的衣服是为你糟了秧。”
陈炳林没搭理他,继续盯着张贵鑫不动。
“我算得一卦,今日是要救你的。”
“算命的?”
张贵鑫平白从他的口中听出一丝不屑,挑了挑眉头,没有作答。陈炳林看了一眼自己的胳膊,思付半晌,走进内堂,距张贵鑫有一尺远停下。“你既然是算命的,不如算算我是做什么的。”。张贵鑫起身拿出绷带和药,“我以为包扎之后再算也不迟。”
陈炳林多年身处军营,为人机警,轻易不肯让人近身,如今偶遇张贵鑫,又看他拿出药,心中不免惊疑不定。一时半会倒踌躇起来,不知如何是好。张贵鑫不想同他多费口舌,直接上前一步伸手就要拉陈炳林坐下,陈炳林直接退后半步避开,连衣角都没让他碰着。张贵鑫心下有些厌烦,摆摆手,袖口随之滑落一些,无意间露出了手脖子上的镯子,“你若实在不信我也罢,索性将我打晕,待上一时半会儿,等仇家走了你自行离去也好。也算作我张某人舍出住处,救你一次。”张贵鑫性子稍有些急,不耐烦时总要说些逼人的话,并非真做好了被打晕的准备。说完之后张贵鑫还偷偷观察陈炳林的动作,以防真的被打晕。怪的是陈炳林听完之后竟笑了,坐在板凳上将上衣剥开,露出半边精壮的胸膛和伤口,仰着脑袋说,“算我出门遇贵人,先生既然有意行善,自然是我的福气。”
张贵鑫愣了一下,随即松了口气,坐下来凑近查看伤口。冷不防的听这人开口道,“不知先生可有一位姓陈的故人?”

“什么?”

——————

爆肝了爆肝了!!更了意难平还开了新坑,感动到我自己了!!!!
这篇就上中下三篇,多一章我都不写!!!!偷偷告诉你们意难平是大长篇……在劫难逃有可能是BE……

评论(15)
热度(25)
©Alpaca_G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