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lpaca_G

微博与lof同名
今天你驼努力了吗?
没有

OT|迷航(2)哨兵O×向导T

哨兵觉醒并不是什么了不得的大事,等级分化也只是最初级的危险评定而已。Ohm的情绪被Toey向导最初安抚过之后很快就被送进军区隔离室,准备渡过大约为时一周的觉醒紊乱期。
在紊乱期内,哨兵的各项身体机能都处于混乱状态,包括精神状态。从十年前开始,所有进入觉醒的哨兵或者向导都会被军区强制隔离,进行专业的疏导和看护。

“你有什么需要我们都会尽量满足,但是希望你也能配合我们的工作,让向导检查你的精神状态。”这是Peak苦口婆心劝说Ohm的第三天。Peak快崩溃了,他已经开始认真考虑跟领导提交辞职信,他只是一个普通人,凭什么好好的书不念偏要去参军!参军就参军,凭什么被调到医疗部来!来就来,凭什么要跟一个哨兵磨嘴皮子?!!Peak从最初的吐槽Ohm难伺候,渐渐的演变成了怀疑人生。我错了,我真的错了,我从一开始就不应该来这个……
“我要那天来的向导。”
如果奇迹有颜色,那一定是Ohm黝黑的肤色。
Peak甚至有一瞬间以为自己出现了幻听。他说话了?是不是说话了?肯定是他说话了!!!!!!三天了,整整三天了,这是Peak第一次这么感谢联邦和人民!Peak‘咣’得一下锤上隔离玻璃,热泪盈眶的朝里面的人大喊“好!!!!老子现在就给你找他!!!!”然后撒腿就跑。
不用辞职啦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Toey面无表情的被Peak又一次从床上拽起来。
“可以了,Peak,你被开除了”Toey抓起手机瞬间暴怒,Alger呢!老子要给Alger打电话!开了他!开了这个小兔崽子!第二次了!打扰老子睡觉的都给我滚!!!!!!
“不是啊Toey哥!”Peak完全没在意Toey扭曲的脸,自个儿沉浸在完成任务脱离Ohm的喜悦中无法自拔,“就那个哨兵啊!肯说话了哈哈哈哈哈哈,翻你牌子啦!!”,如果有机会的话,Toey默默的想,一定要去拜访一下Peak的语言老师。“Peak,告诉他,爱他妈找谁就去找谁,别来烦我。”说完直接甩开Peak的手,迅速窝上床,一动不动。靠!神经病啊!鬼才去管他这个小屁孩儿,信息素紊乱到处撒,三天前安慰他拥抱的时候信息素把他整个人都围起来,到现在那股味道还在自己身上散不去!
Toey人长得瘦,在床上一缩特别显小,尤其是盖着被子,只露出一个脑袋,像个小宝宝。然而小宝宝也不行。Peak压根没心思看Toey的颓样儿,跟拔萝卜似的把Toey从被子里拽住来,边拽边说“身为军区最出色的实习向导,应该拥有钢铁般的意志,要有随时为联邦,为人民献出自我的精神,”Peak跟Toey像拔河似的,吭哧吭哧,继续说,“来,现在人民需要你了,站出来!为吉尔斯坦贡献力量吧少年!!!!”
“咣——!”
随着Peak最后一个音落下,Toey以自己被拽得摔下地宣告了此次战役不可逆转的失败。
“Peak,”Toey扒着床沿站起来,严肃而认真的说,“你知道古地球人的童话故事里经常会有一个恶毒的老巫婆吗?”
“不知道”Peak回以同样严肃认真的眼神,他的良心根本不会痛。
“照照镜子你就知道了。”

“来吧小可爱,”Toey站在观察室里,跟Ohm的房间只隔了一层玻璃,他现在穿上了工作的白大褂,里面是自己私服,一件白衬衫。Toey其实知道Peak被折磨的不轻,身为一个普通人,照顾紊乱期三天的哨兵确实是极其不人道的工作。Toey伤脑筋的舔了舔后槽牙,两只手不耐烦的插在衣服兜里。他一点儿也不想跟这个哨兵接触,有种莫名的抵触。可能是身为向导的本能,对于高级哨兵避让的本能。等级越高,思维云越复杂,越混乱,对于向导的影响就越大——Toey着实不是一个愿意被别人影响的人。“说说为什么不让向导给你做精神疏导?”
Ohm坐在床前,只穿了居家的短袖和短裤,头发软趴趴的顶在脑袋上,隔着玻璃望向Toey的时候眼睛有些发亮。
“喂!前两天他可不是这样的”Peak在一旁愤愤不平,“丧着个脸,跟我欠他五百万似的,我也很帅的好吗?!”。Toey有些无奈,“可能是因为我是向导吧,天生亲近一点?”,“我呸!其他向导来探他思维云的时候他脸黑得那叫一个吓人,我都快怀疑他狂躁症快发作了”,说到这里Peak还超级夸张的学Ohm脸黑的样子,有模有样的。Toey刚想吐槽他丑死了,那边Ohm就开口,“你能让那个普通人离开吗?叽里呱啦烦死了。”
“……??????”
exm???????我做错了什么?????
Toey对一脸懵逼的Peak耸了耸肩,“OK,叽里呱啦的普通人,回去跟Alger说记得给我报加班费。”
“我#@/.$%!!!!”Peak对着Ohm翻了个巨大的白眼,又在Ohm充满敌意的注视中打了个寒战跑了。
现在整个隔离室只剩下Toey和Ohm两个人了。那道玻璃墙横在两个人中间。随着Peak愤怒的关门时发出的短暂而有力的一声“砰”,Toey怀疑他跟Ohm对视了大概能有一个世纪那么久。久到Toey以为Ohm可以睁着眼睛睡觉……
“你是当时抱我的那个向导?”
“嗯。”
“我觉醒那天的记忆有点儿模糊。”
“很正常。”
“你能让我看看你的精神体吗?”
“……”
“你进来。”
“…………”

Toey相信Peak了,这个哨兵可能真的有神经病。Toey摸了摸后脖颈,“你这个……紊乱期不能接触任何人。”,“为什么?”,Toey发现Ohm不高兴了,表情发生了明显的变化,看吧,情绪反复无常。Toey在心里吐槽,紊乱期的哨兵最难伺候了,“容易发生危险。”,“你害怕我?”
“??????????????”
伟大的军区第一实习向导不能接受任何形式上的质疑!
Toey冷笑一声,“啪”得按下开门键,“呵!”
Ohm满意的看着Toey走进来,嘴角迅速上扬,很快就咧开一个在Toey看来傻到无语的笑容。“你是我的向导。”,“哈?”Toey皱着眉头,嘴角有点儿抖,用手指指自己重申“我是‘向导’,但不是‘你的’向导,别胡乱加定语。”,Ohm不以为然的挑眉,站起来走到Toey面前,深吸了一口气,语气里有不知道从哪里来的骄傲和得意,“你身上有我的味道。”
“信息素,你觉醒的时候信息素爆棚,哭得跟个傻子似的,和眼泪一起沾我身上了。”
“我没哭!”
“嗤”,Toey走进房间,有点不自然的耸了耸鼻子,房间里过于浓郁的信息素味道让他有点不舒服——即使他已经被这个味道包围了三天,“不承认也无所谓,反正我那天穿的衣服是湿了。”,半大的孩子还不允许让别人看到自己的脆弱,Ohm一时涨红了脸,呼吸都有些急促,傻站在那里干着急。Toey翻开笔记本,快速操作Ohm床头的检测仪器,查阅他近期的身体状况,一边随意说到“放轻松,别那么紧张”,一边伸出精神触丝安抚Ohm,“你最近应该不会很舒服,为什么不让向导来帮你?”
Ohm决定不去计较Toey对他哭泣的“误解”,转而仰了一下脖子,握住椅背,弯腰将Toey圈在桌子和自己之间,凑近了说,“因为他们不好闻。”
“哈——?”
“我说,”Ohm看见Toey因为自己的靠近明显瑟缩了一下,但还是仰着脖子一脸莫名其妙的看着自己,“我说,他们没有你好闻。”
Toey感觉到Ohm像一匹狼查看自己的领地一样,低着头不停在自己身上闻来闻去,凑近脖颈边上的时候Toey敏感的往后迅速弓了一下,脊背磕在桌檐,生疼。Ohm听见Toey“嘶”了一声,抬头问他怎么了,Toey受不住一个哨兵离自己这么近,过分浓郁的信息素带着强烈的侵略性,直往他脑子里钻,虽然初生哨兵对Toey来说跟动物没什么区别,兽性大于人性,但这种远超过安全距离的动作还是让Toey的信息素不可抑制的散发出来,与之回应。
Ohm很快就闻到了不同寻常的味道,比刚刚那点甜浓郁得多,Ohm的瞳孔发生了奇异的转变,与精神体愈发相似,Toey心中警铃大作,直叫不好,好在反应迅速,一脚踹开Ohm,精神触丝瞬间崩紧,束成箭状直接刺进Ohm的精神领域!
“我操!”
尖锐而剧烈的疼痛将Ohm刚刚冒出头的结合热立马逼退。兽性隐去,理智又重回头脑。Toey咽了口口水,指甲几乎插进掌心,别着头有些不自在的说,“对不起……以前没发生过这样的情况……”
“以前?”Ohm用掌根按着太阳穴,神色有些痛苦,从未有过的头痛让他有些直不起腰,但还是敏锐的抓住了关键词,眯着眼睛紧盯住Toey,“你以前身上还有别人的信息素?”
“你是对信息素有什么误解?”Toey有些奇怪的看着Ohm,“信息素和标记不同,并不能代表什么。”Toey觉得这是划清界限,让Ohm不再过分在意自己的好机会,赶紧趁热打铁的解释,“也就是说,就算我身上暂时沾染了你的信息素,那也只是暂时的,并不能像狗撒尿一样划地盘,懂吗?”Toey一字一顿的说“我,不是,你的,向导。OK?”
“怎么算标记?”
“嗷,”Toey觉得这小孩儿大概是明白区别了,欣慰的点点头,略有些轻松的给他科普,“哨兵和向导进行初次标记很简单,比如接吻…唔……………………???????”
Toey感觉嘴唇一热,20年里眼睛第一次瞪得这么大,什么玩应儿??
什!么!玩!应儿?!!!!!!!!

————————

对不起,我鞠躬,更的间隔实在是太长了……如果忘记了上一章也不怪你们……
我实在太困了,后面可能写得很马虎……
我!有!罪!😭

评论(14)
热度(56)
©Alpaca_G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