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hoTMcares

leave me alone

OT|赠我以千般柔情(短/一发完)

*纯属脑洞,切勿上升正主

Toey跟Ohm在一起之后Ohm状作不经意的提起过小孩儿的问题。当时是晚上刚洗过澡,Toey正站在他身后给他吹头发,Ohm说,Toey喜不喜欢小孩子啊?Toey这个人脑子转得快,一边扒拉着Ohm的头发,一边随口答道,哦,也还好。Ohm咽了口口水,摸不准什么意思。

Toey26岁的时候Ohm又一次提起孩子的话题,当时Ohm大学毕业,公司正打算给他做转型包装。而Toey依旧挣扎在医学院,和学业作最后的斗争。两个人吃过晚饭在外面拉着手压马路,Ohm琢磨了好长时间,连附近哪所小学比较好都想到了,等到真正开口的时候还是有点紧张,以至于脚步越来越慢。从最初的并肩走到最后变成Toey走在前面,彻底拉不动他,Toey叹了口气转身揉了揉Ohm的后脖颈,稍稍弯腰歪着脑袋自下而上的看他,轻声问“怎么,累了?”,那时候落日的余晖还没有彻底消融,Toey的头发被打成暖暖的橙红色,Ohm低头瞧着眼前的这个人,在心底不适时的想,为什么在一起这么久了,还是觉得Toey好看的让人移不开眼呢?人在发呆的时候嘴巴大概是不受控制。
“咱们……要个孩子吧……”
Ohm这样喃喃开口。
当天谈话的结果是Toey果断的拒绝了Ohm,没有留半点余地。理由是“年纪太小”。Ohm搞不清楚Toey说的是自己太小还是Ohm太小。

这样的二人世界一直维持到Toey30岁。Ohm有一次接Toey下班,偶然看见Toey在医院门口小心翼翼的帮一个病人抱起孩子,那一刻Ohm在Toey身上看见了一种无法用言语形容的温柔和浪漫。那是Ohm从未见到过的。Ohm趴在方向盘上不可抑制的幻想,如果这个世界上出现了这样一个生命,和Toey,或者自己——这都不重要,重要的是,这个生命和他们两个人有着千丝万缕的联系,从此往后,他们三个人是紧密的,比这世上任何关系都要紧密。直到死亡,这样的关系也不会被割断。Ohm就在那样一个平淡无奇的时刻,做出了人生中最重大的决定之一。

之后的每一步都按部就班的一点一点展开,Ohm和Toey去医院做的结果是Toey的精子匹配成功,Toey听到后沉默了很长时间,最后还是Ohm揉了揉他的脑袋,笑着提醒说签字啊。Toey一声不吭的出去抽了一根烟,才回来慢吞吞的签上字,Ohm看着Toey一脸严肃的表情就忍不住要笑,被Toey瞪了好几眼。
有什么关系呢,Ohm想,不论是谁的,都没有关系,爱的本源来自于灵魂。

Ohm由于工作的原因无法曝光自己的感情生活,更不可能曝出自己还有个儿子。Ohm曾经为此纠结得大半夜睡不着觉,Toey为了第二天上班不必顶着黑眼圈,只能默默的坐起来把灯开开,Ohm有点儿惊讶,问他怎么还不睡。Toey伸手戳了两下Ohm的胸肌,“你翻身翻得都要跟床擦出火花了。”Ohm有些抱歉,“我去书房”。Toey皱了下眉,他没想到Ohm会是这个态度。Ohm刚要翻身下床,被Toey一把抓住了手腕。
“你这样我还怎么睡?”Toey看了一下表,把Ohm拉回到床上坐好,继续说,“本来我以为这个事情很简单,根本不用这样谈。”Ohm坐在Toey对面,低着头,有一下没一下的揉Toey的手指,不想说话。Toey没去管他,自顾自的说“我只说一遍,Ohm,我们都是成年人,日子怎么样都是自己过的,而不是去给别人看,你懂吗?我觉得我跟你生活很舒服,很开心,我没有必要让所有人都知道这个。”Ohm停下揉Toey的手指,依旧没抬头,声音有点闷闷的,“可是我想让别人知道咱们是在一起的。”,Toey再一次感受到了来自Ohm的犟脾气,“Ohm”Toey的声音听起来有些严肃,“即使我们不公开,你会少爱我一点吗?”
“当然不会”Ohm终于抬头与Toey对视,语气有些莫名其妙。“对啊,我也不会因为这种事情少爱你哪怕一点”Toey俯过身去抱住Ohm,有些乱糟糟的头发扫过Ohm的脸颊,“所以有什么关系呢。生活是你和我,不关旁人的事。”

只是有的时候,生活不止是自己家的一地鸡毛。Toey从早上下了夜班开始就一直心慌,以为是半夜接急救的原因,没太在意。回家之后保姆见他回来了,跟他说厨房里煲了汤就走了。她请了三天假,因为她孩子要考大学。
Toey一个人脱下外套,去洗了把手,把电视点开。他搞不清楚这突如其来的烦躁是从哪里来的,Toey坐在沙发上扶着额头,怀疑是男人上了30就要往更年期靠拢了。一宿没合眼让这个医生感到深深的疲倦,刚想窝在沙发上睡一会儿,那边儿子嗷一嗓子直接给Toey吓得一激灵。
坏菜,给儿子忘了
Toey拖鞋也没来得及穿,连跑带颠的给一岁半的儿子抱起来,家里从添了娃就一直有保姆照顾,Toey在医院也是忙得焦头烂额全年无休,对儿子实在照顾不上来,偶尔保姆不在的时候也是至少有Ohm在家帮他。
对了,Ohm哪儿去了……Toey一手抱着一直哭的儿子,一手按在额头上竭力回想,啊,想起来了,跑去外府拍戏去了。Toey重重的叹了口气,把儿子抱在怀里拿玩具逗他,“别哭啦,你爹跑去工作,这两天可能只剩下咱俩了。”结果儿子听见他说这个,哭的更凶。一张小脸憋得通红,大眼泪吧嗒吧嗒的往下掉,全砸Toey心坎儿里去了,Toey不忍心看儿子哭成这个样,只好把他竖着抱起来,按到自己的肩膀上,边晃边说“好了好了,怎么跟你爹小时候似的,动不动就哭鼻子”,Toey试了好几个法子,以前都有用,偏偏今天根本止不住他,被闹得没办法,Toey终于头大的拿手机开始搜怎么才能让小孩不哭。
刚开机,手机消息提示就炸了锅……

“你要去哪?!”
“我得回去”
Ohm提了车钥匙,越过经纪人就要走,被一把拉住后Ohm不耐烦的皱了皱眉头,没回头,“剧组这两天的损失我会报,你不能拦我。”,经纪人登时一个头两个大,气得头晕眼花,现在回去让记者抓到,这事儿绝对会被坐实,对Ohm会造成什么样的后果她根本无法想象,勉强镇定下来,经纪人好声好气的说“Ohm,我知道你很担心Toey医生,但是你要相信我们的公关能力,从照片流出来到现在过去24个小时,网上大部分帖子已经删干净了,你不能现在突然出现,你应该继续拍戏,像什么都没发生过一样,懂吗?”
Ohm听完这一番话,平静的转过身,直视对面人的眼睛,轻轻的笑了一下,问道“你的意思是,让我躲在这里,让他一个人在家里跟孩子面对那么多媒体的质问和粉丝的谩骂?”
经纪人顿了一下,神色不自然的说“我们会尽快处理这个问题……”
“要知道,我首先是一个男人,”Ohm后退一步,用手指向自己的胸膛,“然后才是艺人。我现在是Toey的爱人,孩子的父亲。”Ohm说完这句转身就走,语气没有半点商量的余地。他不需要和谁商量,不需要商量。
在任性这一点上Ohm从来没有妥协过。17岁的时候,Ohm不论遇到什么事情都会义无反顾的奔向Toey,即使到了97岁他也依旧会这样做。这是一种依赖,也是一种责任。天塌下来,也要先见面再说。

Toey想过很多种被曝光的情形,最没创意的就是被狗仔偷拍到。儿子终于哭够之后自己爬上床睡觉去了,脸上的眼泪还没擦干净。Toey拿着手机翻了一会儿就关机扔到一边去,他并不是很关心这些人怎么说,别人的评价和他没什么关系,他从来就只做自己,不是吗?
Ohm开车回来的时候看见Toey正坐在家门口的台阶上抽烟,一直梳得妥帖的头发有点儿乱,身上的衣服也没换,还是白衬衫,金丝框的眼镜被摘下来放在胸前的口袋里。看起来还是原来的那副精英的样子,只是神色有些疲惫。眼下的青色让Ohm无法忽视。
“昨晚夜班?”
“嗯”
“儿子呢?”
“睡了。”
Ohm好像突然回到了十几岁的时候,做错事了面对P'Toey还会紧张,说完一句话就呆在那儿,小心翼翼的瞅着Toey。“在那儿站着干嘛?”Toey撸了把额前的头发,“跟你说过小心点,也不听。”Ohm松了口气,长腿一迈就跨上台阶在Toey旁边坐下,“儿子在家闷的慌,就抱出去溜达了几圈,当时你被医院叫走了。”Toey点点头,没再多问。Ohm见Toey这样儿,实在摸不准他什么意思,只能自己在那儿坐立难安,不知道说什么好。
其实Toey也没生什么气,被扒出来就被扒出来吧,大不了多被人议论两句,以后在医院做事更小心点就好了。他只是看到Ohm面对自己紧张的样子想到了很多,Ohm总是这个样子,出了什么事情,总要先想P'Toey会不会生气,P'Toey会不会难过,P'Toey会不会不理自己。除此之外,什么问题都不是问题。Toey想起来孩子还没出生的时候,他工作太忙,偶尔去看看代孕妈妈也很匆匆,后来跟她聊天的时候了解到,Ohm每周都会去关心宝宝长得怎么样,营养跟不跟得上。一定很辛苦吧,Toey望着花园里的花,那时候Ohm做宣传正忙。
后来有了孩子,睡得好好的总是半夜总闹人,哭的连Toey都心烦,Ohm还是一声不吭的就爬起来哄。Toey不明白,到底是什么支撑着Ohm把所有鸡毛蒜皮的琐碎事都挂在心上。他也不知道,这个小自己4岁的男人,是什么时候渐渐脱离了他的怀抱,转而拥抱自己。一起生活的日子太琐碎了,让Toey完全看不见变化究竟是怎么样产生的。这些变化几乎灌满了生活的每一个细节。
“你是不是真的很喜欢我啊?”
Ohm愣了一下,几乎脱口而出,“是啊,那我们要不要在一起?”

这是Toey和Ohm最初交往时候的对话。
生活可能会有太多太多的不如意和未知数,但没关系,还好身边的人从来都会不假思索的说,“是啊,我是真的好喜欢你。”

Toey迎着太阳,像最初那样,对着Ohm轻轻的笑开。

——END——

是这样的,我心里的爱情就是这样。生活有诸多苦难,庆幸你我还能给彼此以柔情。

评论(11)
热度(80)
  1. 马勒戈壁公爵WhoTMcares 转载了此文字
    从复习的泥潭里探出头来呼吸一口新鲜空气,这位大大真的好优秀,感觉到了无法逾越的差距……能把生活写的平...
©WhoTMcares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