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lpaca_G

微博与lof同名
今天你驼努力了吗?
没有

OT|迷航(3)哨兵O×向导T

Toey向导从来!从来都没有想过自己会被一个只见过两面的哨兵标记,而且还是一个刚刚觉醒的哨兵!在他成为向导之后的这几年的生命里,“标记”这两个字从来没有进过他的人生规划。所以在Ohm亲上他的时候Toey的表情完全可以用“晴天霹雳”来形容,几乎丧失了一切思考能力,整个人像被钉在椅子上一样,一动不动。直到Toey感受到了Ohm把他的舌头塞进了自己嘴里,一切都发生的太快,Toey甚至来不及把震惊变成愤怒。
Ohm却只觉得嘴上的触感十分奇异,没有亲过女孩子,但是他想这个人大概是比女孩子更好亲一点。嘴巴不软不硬,亲起来刚刚好。凑的这么近,会闻到一股温暖的味道,没错,温暖。Ohm愿意用这样的词来形容Toey的信息素,像在乍暖还寒的日子里钻进被窝儿的感觉,又放松又满足。Ohm沉浸在这种惬意的感觉里无法自拔,被一脚踹开的时候甚至还没搞明白状况。
“我……操???”Ohm揉了揉被踹得有点儿痛的大腿,弯着腰,有些懵逼的看着Toey,对面的Toey向导浑身僵硬,脸上的表情终于从不可置信变成了一种异常强烈的愤怒。Ohm搞不懂Toey在生什么气,不就是初次标记而已吗?他不就应该是自己的向导吗?这样想着Ohm忍不住烦躁的扒拉了一下自己的头发,想抬脚走过去,却立马被Toey喝止住,“妈的,你给老子站那儿!停!”,被吼了的Ohm瘪了下嘴,犹豫几秒还是站住了,语气有些小孩子特有的委屈“别生气啊,亲一下而已嘛。”,说完耸耸肩,看起来有点儿无所谓。Toey见他这个样子登时被气得说不出话来,什么叫亲一下而已啊!现在的小孩子都这么随便吗?!是我老了还是怎么着?!啊?!世界发展的太快?!!不,不可能!Toey扶着额头,心里把联邦的高中教育骂了个遍,他上高中的时候可没这样儿!
二人对峙时隔离间的讯号器突然响起来,红色的警报光晃得Ohm眼花,刺耳的警报声给五感尤其敏感的初生哨兵带来了不小的压力。Toey嘟囔了一句“搞什么鬼”,迅速起身一只手拍上Ohm的耳朵,一只手瞬间打爆警报器。
“……”
Toey翻了个白眼,摸了下鼻子,“……我也嫌它吵。”
现在的向导都这么暴力吗?
Ohm还没来得及吐槽,隔离室外面已经来了人,通讯器很快被接通,Toey看了一眼外面的Peak,点点头示意他说话。
“Alger让你现在,立刻,马上,去他办公室里开会。”Peak说这句话的时候总忍不住往Ohm那儿看。Toey沉吟一下,起身往外走,Ohm立马拽住Toey的胳膊,问“他是哨兵?”,Toey不知道Ohm什么意思,更不知道Alger突然让他开会是怎么回事,心里莫名有点儿不安,胡乱说了一句“赶紧放手”就想往外走,Ohm皱了下眉头,手上用了些力气,直接把Toey拽得反扑到他怀里。Toey没防备,转身的时候鼻子磕到了Ohm的下巴,疼得“啧”了一声。Ohm没去管,自顾自的把Toey抱在自己怀里,像搂个大娃娃似的,说话间有些不容置疑的意味,“你是我的灯塔。”

你是我的灯塔
我的灵魂由你指引

Toey怔了一下,“嗤”,挣开怀抱扭头就走出了隔离室,毫不犹豫的把门锁上。隔着厚重的玻璃,做出口型,“做梦。”
Ohm双手抱胸,站着目送Toey和Peak离开,垂下眼镜回味刚刚Toey临走时瞥他的那一眼——骄傲又不屑。
Ohm舔了舔嘴唇,独自在地下一层的隔离室里笑了一下,意味不明。

Toey在进Alger的办公室前问过Peak发生什么事了,Peak表示太君只让我给您托个话,具体啥事儿也没说。Toey沉默了一下,最后只拍着Peak的肩膀,让他别没事儿看些乱七八糟的老古董节目,推门走进Alger的办公室。Alger是哨兵,以前是做职业星际杀手的,后来干累了,跑来主动被联邦收编,联邦那些人精思前想后,终于给他安排在吉尔斯坦做特殊作战联合部分部队长。不大不小,好歹是个官。
Toey刚来医疗部实习的时候没把这个人放在眼里,后来混熟了,聊天的时候问他干嘛潇洒的杀手不做,跑来联邦吃死工资,当时Alger一边狂啃西瓜,一边跟Toey随口说“哦,也没什么,就是老子有次不小心杀错人,给一个星际海盗的船长给崩了,搞得臭名远扬说老子眼神儿不好,操,干不下去了就来吃联邦的公家饭喽。”Toey默默的放下西瓜,心想您这不是眼神儿不好干不下去,您这是来联邦躲仇家了吧。自此,Toey算是为Alger的胆量高看他一眼。
不过这么急,也不知道开的是哪门子会。Toey走进办公室,打量了一下Alger,正装?Toey心里多了份思量,开口道“什么会?”,Alger松了下军装的衣领,显得有些不耐烦“联邦的制服是挺好看的,就是太他妈紧了,这打起仗来能得劲儿吗,净整花架子。”,Toey没出声儿,站在那儿等Alger开口。Alger把制服彻底脱掉,斜眼看Toey,又指了指电脑,“不想说?”
Toey心里立马骂了句脏的,他不用看就知道,电脑里是隔离室的监控录像,而且停格的画面绝对是内死小子亲自己。“事出有因”,Toey斟酌再三,只说了这四个字。Alger坐在沙发上摆摆手,显然不想听他胡诌,“你爱怎样就怎样,跟我没关系。我是想告诉你,刚刚上头来消息,通知所有联邦内星球的各大军部全部做好警备工作,尽最大能力说服所有管辖区内觉醒哨兵,参军,三天后前往D80星系突击训练。”
Toey狠狠的皱起眉头,“尽最大能力?”。Alger笑了一下,“你知道的,上头的人就爱这么说话。什么是最大能力?”Alger摸出根烟叼在嘴里,偏着头打火儿,“完不成任务你就是个屁,直接给你放了。”Toey不动声色的往后退了一步,舔了下后槽牙,微微的眯起眼睛,皮笑肉不笑“这事儿可不归我管。”
“哦,本来是的,但是我看这孩子刚刚标记你了?哎呦这味儿可真浓,你一进来就直接呛我鼻子了”Alger还夸张的用手扇空气,眉毛眼睛挑得老高,一脸“年轻人啊”的感叹表情,“哎怎么亲的来着?再看一遍?挺好看的其实。”
Toey的腮帮子几乎咬碎,D80星系条件艰苦难以想象,军区早几年就不会在那儿练兵了,死在那里的哨兵几乎要堆成乱葬岗。现在突然大范围招兵, 又提出去D80,为了什么可想而知。要打仗了。“Alger,”Toey的声音中有隐忍,“Ohm根本不是真的想标记我,我不能利用这种雏鸟情节来骗他”,Toey深吸了一口气,继续说“Alger,你应该知道,我不会欺骗任何人去参军,更不可能骗Ohm去D80星系。他只有16岁。”
“雏鸟情节?呵”Alger嘲讽的笑笑,“谁不知道初生哨兵对第一个疏导他的向导有雏鸟情节,Toey,他是S级向导,早晚是要被军部强制参军的,你去劝他,比谁都合适。”
“你什么意思?”
“我什么意思?你是吉尔斯坦向导军医大学第一向导,连这种魄力都没有,进什么军区?!谈什么战斗部?!16岁?你觉醒的时候也没多大吧!”Alger双眼迸发出摄人的压迫力,语气咄咄逼人“你今后在战场上要杀的哨兵可不是你能想的,心软了就给我滚出联邦军部!”

——————

瞎立Flag,结果倒了……日更一周,望监督……

评论(17)
热度(47)
©Alpaca_G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