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hoTMcares

leave me alone

OT|迷航(4)哨兵O×向导T

你是我的灯塔
我的灵魂由你指引
今日立誓
至死不休

来自哨兵与向导的古老誓言猝不及防的被说出来,总有些时空错乱的味道。征伐宇宙的古人类在漫长的基因杂交和进化中产生了一批看起来更加优良的人种——哨兵。发达的五感和远超常人的体能让人类以为宇宙征伐将进入全新的时代,然而强大的进化带来的副作用也是成倍的,巨大的精神压力以及永远无法消除的孤独感没日没夜的侵蚀着哨兵的灵魂,初代的哨兵几乎尽数崩溃,精神失常,迷失在浩瀚无垠,无边无际的精神世界中无法自拔。狂躁的哨兵给人类带来了几乎无法修复的打击,直到初代向导的出现这种毁灭性的打击才有了新的转机。
那是新宇宙纪年里的第一缕曙光,是绝望中的唯一一丝希望。向导的精神力是正常人的数倍,甚至衍生出了精神触丝,能够有效疏导临近崩溃边缘的哨兵。孤独的哨兵从此在漂泊无援的流浪中找到了属于自己的灯塔,从此得以靠岸休息,从此不用饱受精神力的折磨。
从苦海中脱离出的哨兵也尽责的履行自己的责任,全力保护自己的向导,并立下至死不休的誓言。

Toey倚靠着地下室的大门,微佝偻着背,低着头看自己在地上磨鞋底的脚尖。他双手插在白大褂的兜里,能够感觉到掌心出了点儿汗,潮乎乎的不大舒服,Toey张开手,手心蹭了两下衣服兜里面的面料。地下室的灯光昏暗,Toey自己在这儿站着发呆看起来还有些吓人,不过好在这男人长得好,这样低垂着头,被梳上去的留海有一撮掉下来,垂在他的鼻梁上。Toey从沉思中清醒过来,撅起下嘴唇,朝上吹了口气,把那撮不服管的给吹了上去。
如果……如果这是Ohm必定要走的一条路,那确实该由他来告知。
Toey不知道这是不是出于向导对哨兵天生的怜爱,只是有些事情,既然自己从一开始就介入,那就有义务管下去。大概Toey就是这种人,一旦接手,就没办法轻易抛弃掉。“真的很麻烦啊……小屁孩。”,Toey轻叹一声,转身推推开大门。

Ohm在隔离室的这几天一直在想,如果自己觉醒那天,来的不是Toey而是其他什么别的向导,自己会喜欢他吗?会想要标记他,想保护他吗?不会的,Ohm想,不会的。冥冥中Ohm总相信,除了Toey以外的人,不会再愿意和一个狂躁的初生哨兵废话,也不会随便招出自己的精神体给他看,更不会给他一个彼时最需要,最温暖的拥抱。如果一定要Ohm说出自己是从什么时候想要让Toey成为自己的向导的话,那大概就是Toey蹲下来抱住他的时候。没有一丝敌意,只有包容和接纳。Ohm愿意为了保护这一个拥抱,献出自己的力量。
这可能是一个哨兵,对一个向导最赤诚的感情。
Toey走进隔离室,看到Ohm正在床上背对着门睡觉。身上盖了层薄被,少年的身体还在抽条,看起来有些削瘦。Toey知道在自己开门的时候这个年轻的哨兵就应该醒了,只是现在还不肯睁眼。Toey清了下嗓,想引起Ohm的注意,结果Ohm只有耳朵动了动。Toey无法,只得走过去站到Ohm的床边,双手抱胸,斜愣着眼睛俯视他。
“该起来了吧?”
“嗷……很困啊Toey向导……”Ohm眯着眼睛,像小孩子一样扭着屁股翻了个身,声音里有睡不饱觉的小抱怨,还有一些抑制不住的开心。Toey“啧”了一声,坐到Ohm床上,两根手指捏着Ohm的下巴左右审视,“干什么了睡到这么晚?”,Ohm就势抱住Toey的腰,脑袋就要往Toey身上钻,Toey毫不客气的推开眼前这个毛茸茸的脑袋,沉下声音警告他,“你给我坐起来好好说话。”,Ohm不敢真的惹他生气,只闹了一会儿就正经坐起来,“我还以为你不会过来了。”,Toey摇摇头,“我来是想劝你参军。”
“参军?”
“是。”
Ohm知道觉醒之后的哨兵需要直接进入哨兵学院接受系统的学习和训练,毕业之后一般是会听取本人意愿,不过大部分的哨兵还是会选择进入军部。“我不是本来就要去哨兵学院吗?”Ohm有些不解。
Toey看着Ohm的眼睛,里面除了一个自己的倒影,什么都没有。Toey的心突然抽痛了一下,真的要让这个孩子去吗?联邦的指示真的要一字不落,全部执行吗?如果明知道是惊险万分的一行,那利用Ohm的感情的自己,到底是什么样的人……沉默之间Ohm已经发现了不对劲,Toey的神色不似往常,看起来竟有些犹豫不决。Ohm不知道这份犹豫是否与自己有关系,只是不想让一直以强大果断出现在自己面前的Toey有这样纠结的表情。Ohm戳了戳Toey的脸,那是他笑起来会出现两个梨涡的位置。“如果你是因为我才这么犹豫不决的话大可不必”Ohm侧着脑袋凑近Toey,“因为只要你笑一笑,有什么是Ohm不能做的呢?”
Toey的心纠结的更厉害了。
“你……”
“你知不知道,哨兵对自己认定的向导有种天生的直觉?”Ohm打断Toey,微笑着说“你这么厉害,肯定知道。”Toey摇了摇头,“我不是你认定的向导,你只是被哨兵对向导的雏鸟情节所蒙蔽了而已,只要我们分开超过一个月,你就不会再想起我了。”,Toey说这一番话的时候感受到了Ohm明显的情绪变化,有震惊,不解,和些许的失望。
Ohm想过很多种Toey不喜欢自己的可能,唯独没有这一点。他以为是自己不够强大,不够成熟,不够有哨兵的魄力才让Toey瞧不上自己,没成想Toey压根儿就没觉得Ohm是真的喜欢他。这种捧着一筐鲜花,结果被人当成狗尾巴草给扔了的感觉,大概没几个人能懂了。
Ohm呼噜了两下头发,有些烦躁,“参军?参吧,怎么参?”,话题转的太快,Toey一时间没有转过来,等到反应过来时看着Ohm这无所谓的态度又来了脾气,“参军的事情你也能这么随便?怎么不问问去哪里,为什么现在就要进部队,有什么待遇,负伤怎么办,万一……”
“你这么关心我做什么?”Ohm一挥手直接打断这个喋喋不休的人,“如果只是出于向导的职责,那算了,用不着您费心。”,Toey一时间哑口无言,不懂Ohm是什么意思。二人沉默几许,才又听Ohm开口,伴随着Toey的呼吸,声音进入到Toey的耳朵里似乎有些失真,“Toey向导,你可以拒绝我,但请不要一口否认这份感情。”Ohm抓住Toey的手按在自己的胸膛上,一字一句,充满了少年特有的倔强和固执,“它也许不是爱情,但它的确关系着我心脏跳动的频率。你明白吗?”
一个人的正常心率是多少来着?对了,每分钟60~100次。Toey感受到掌心下,那颗越跳越快,强劲有力的年轻心脏,自己的心跳仿佛也不受控制,这份明显过快的频率好像通过自己的胳膊,传到了胸膛。
“你知不知道,你这一去,很有可能回不来?”
“知道吗,向导要永远相信自己的哨兵——尽管我现在还不是。”Ohm撒开Toey的手,笑的开心“早晚会是的。Toey向导,我似乎该走了。”
Toey一扭头,看见Alger和几个哨兵穿着作战服等在外面,他只觉得自己的脑子‘轰’得一下炸开。
妈的……


————————

本来困得不想更,但是想到那样明天还要双更,还是算了吧……
明日更新青春三十题

评论(12)
热度(52)
©WhoTMcares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