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hoTMcares

leave me alone

OT|迷航(6)哨兵O×向导T

今天不是寒尸虎吃了他们,就是他们吃了寒尸虎!
Felix暴喝一声,矮身挥斧斩向大虎前腿,而寒尸虎早就做好准备,长尾横劈,Felix全力抽身,还是被尾间扫到,被甩到两米开外,登时一口鲜血来不及咽下喷红了胸前的衣服。
Ohm见Felix负伤,脑中警铃大作,说是吃那是快,就见虎掌从天而降,直逼Ohm门面而来!Ohm大骇,咬紧后槽牙就地一滚,勘勘躲过这一掌。虎掌落地,一时烟沙四起,地面竟然隐隐有裂缝出现,烟雾间隐约能看见Ohm的表情又冷咧几分。
不行,这么打不行。Ohm一个后滚翻起身,此时寒尸虎已经被激起战意,张开血盆大口一阵怒吼。逼人的寒气从虎口中冲出,激得Ohm一哆嗦,察觉到Felix已经缓过来,他向后...

查看更多

OT|迷航(5)哨兵O×向导T

D80星系的大部分行星的气候都十分恶劣,每隔三个月极夜便会迎来一个月的极昼。长达九十多天的夜晚酷寒难忍,最低气温接近零下八十度,长夜过后紧接着的就是四十多度的高温蒸笼。
“真他娘的暖和啊”,一个夹杂着浓重口音的男人趴在一块巨大的岩石后面,身上已经盖了一层近一厘米的雪,说话间呼出的气很快就让他的脸上附着了一层晶莹的冰碴。零下三十度,的确比前些日子暖和多了。至少还有勇气张嘴说句话,不像某个倒霉的哨兵在雪地里趴了太长的时间,一条腿直接冻到坏死,被队长就地截肢。男人有古代日耳曼血统,身材高大,眼珠泛蓝,鼻子高而挺,整个脑袋大部分都被包在保暖巾下,仅剩的眼睛也被挡在防风镜后。他在说完这句话后并没有得到附和...

查看更多

OT|某中二男子的青春期烦恼日常(短/四发完)

高亮排雷:第一人称/单箭头暗恋/BE or HE?

雷我摆出来了,踩到不怪我

如果喜欢这篇文章的话请大家多评论,多点心,多推荐,尤其是多!评!论!么么哒爱你们呦!💜💚💙💛

某中二男子的青春期烦恼日常2

学霸有的时候是自己来吃饭,有的时候会和朋友一起。自己吃饭的时候他喜欢坐在食堂靠窗的位置,偶尔扒拉两下手机,偶尔抬头看看外面。身上有种跟旁人不一样的气质。非要让我说的话,大概就是在看他的时候,我觉得整个食堂都是黑白的,只有他是彩色的。那种自成一个世界的境界让我非常羡慕,我想这才是真正的大哥范儿。
通常这种时候我还蛮想过去搭个讪的,但是这样的相遇太过于平常且庸俗,他这样的文艺青年大概不会喜欢带着一...

查看更多

OT|某中二男子的青春期烦恼日常(短/四发完)

高亮排雷:第一人称/单箭头暗恋/BE or HE ?

雷我摆出来了,踩到不怪我
如果喜欢这篇文章的话请大家多评论,多点心,多推荐,尤其是多!评!论!么么哒爱你们呦!💜💚💙💛

某中二男子的青春期烦恼日常1

我叫陈炳林,是个富二代。现在就读于整个T国最好的初中,拥有最好的教室座位,梳着别人都羡慕的时尚发型,以及暗恋着隔壁高中部最霸的学霸。
是的,我连暗恋的人都得是最好的。
没办法,谁让我是被命运选中的人,注定要过不平凡的一生。最近那个陪我走南闯北征战四方,欺凌弱小称霸一方的好兄弟皮卡,突然在课间充满男人气息的拳打脚踢之间抽神问我,“炳啊,你最近是不是有什么不顺心的事儿了?”
我沉默了一下,皮卡不愧是我最...

查看更多

OT|与青春有关的日子(3)

11.『两三个月的假期』
Toey把手里的烧烤签子像投篮一样投进不远处的垃圾桶里,签子进篮时他还挑了挑眉外加打个胡哨以感叹自己的厉害。现下太阳已落山,街道两边的路灯悉数亮起,Toey坐在一个半米高的水泥台上,眼瞅着路灯从一头一路亮到另一头去。跟变戏法儿似的。
“还有两个月呢,不出去玩儿?”
“你什么时候放假呀?”Toey单手撑在身后,晃荡着两条腿,听Ohm的声音从手机的扩音器里传出来,带着点儿电流的沙沙声。这时候路上人不是很多,Toey把手机放在大腿上,开着免提,自个儿扒拉着吃剩了一半的烧烤袋子,有些漫不经心,“就……考完试就会放啊。”Ohm在电话那头沉默了一会儿,沙沙的声音更明显了,伴随着马路上偶...

查看更多

OT|迷航(4)哨兵O×向导T

你是我的灯塔
我的灵魂由你指引
今日立誓
至死不休

来自哨兵与向导的古老誓言猝不及防的被说出来,总有些时空错乱的味道。征伐宇宙的古人类在漫长的基因杂交和进化中产生了一批看起来更加优良的人种——哨兵。发达的五感和远超常人的体能让人类以为宇宙征伐将进入全新的时代,然而强大的进化带来的副作用也是成倍的,巨大的精神压力以及永远无法消除的孤独感没日没夜的侵蚀着哨兵的灵魂,初代的哨兵几乎尽数崩溃,精神失常,迷失在浩瀚无垠,无边无际的精神世界中无法自拔。狂躁的哨兵给人类带来了几乎无法修复的打击,直到初代向导的出现这种毁灭性的打击才有了新的转机。
那是新宇宙纪年里的第一缕曙光,是绝望中的唯一一丝希望。向导的精神力是正常...

查看更多

OT|与青春有关的日子(2)

6.『篮球在塑胶地板上弹击出心脏跳动的声音』
Toey没见过有哪个高三备考生比Ohm还轻松。晚上八点钟体育馆里还有零星几个人在打篮球,高二居多,夹杂着几个高三的,其中就有一个Ohm。Toey从野外活动回来有一周,一直忙着考试没有联系Ohm,今天出了考场,站在操场上,遮着眼睛看天空的时候突然就想到了这个人。阳光懒散的打在Toey身上,跟着Line的一声提示音,Toey咧着嘴笑开。
“你怎么知道的我今天考试?”Toey走过来,把背包扔到看台上,自己也随便找个座位坐下。Ohm刚打完球,有些喘,背心遮不住的地方能看出有些细密的汗。他站在看台下面仰着脑袋,趴在栏杆上看Toey,笑的有点儿得意,“找人问了行程...

查看更多

OT|迷航(3)哨兵O×向导T

Toey向导从来!从来都没有想过自己会被一个只见过两面的哨兵标记,而且还是一个刚刚觉醒的哨兵!在他成为向导之后的这几年的生命里,“标记”这两个字从来没有进过他的人生规划。所以在Ohm亲上他的时候Toey的表情完全可以用“晴天霹雳”来形容,几乎丧失了一切思考能力,整个人像被钉在椅子上一样,一动不动。直到Toey感受到了Ohm把他的舌头塞进了自己嘴里,一切都发生的太快,Toey甚至来不及把震惊变成愤怒。
Ohm却只觉得嘴上的触感十分奇异,没有亲过女孩子,但是他想这个人大概是比女孩子更好亲一点。嘴巴不软不硬,亲起来刚刚好。凑的这么近,会闻到一股温暖的味道,没错,温暖。Ohm愿意用这样的词来形容Toey...

查看更多

OT|与青春有关的日子(小张追小陈三十题)

1. 十三四个小时的日光

夏天来的毫无征兆,Toey一脚踏出家门的时候,好像就一脚踏进了夏天。这个国家总是这样,温暖而潮湿,又在你毫无知觉把温度悄悄的调到令人咂舌的地步,等到Toey的脚被外面烤了一整天的地烫到时,他才后知后觉的撸了一把被汗打湿的留海,抠着门把手自言自语“干,夏天了。”
Toey对于夏天的印象只有两个词:热,很烦。为什么就不能全年365天恒温呢?Toey踢踏着拖鞋,把手里的袋子悠起来,袋子在空中被惯性打了个转儿,又迅速滑落下来。里面是Toey刚刚买的一个饭团,他懒得做饭,又吃够了泡面,在床上躺了大概有两个小时终于决定出来买个饭团——其间玩儿了几把游戏。
现在大概是五点多,还有不到一个...

查看更多

OT|在劫难逃(下)完结篇 民国AU

在劫难逃(下)完结篇
张贵鑫觉得,日子就像皮筋,有时候能被抻得又细又长,过也过不完。有时候一撒手,“啪”得一下,唬人一跳,转眼数月便如水流走,望不见踪影。
李顺这个时候铁定在院里头扫地上的银杏叶,拿着快有他高的,用树枝编的大扫帚,把树叶堆成好几堆,金灿灿的一片,有点儿晃眼。张贵鑫自个儿把要入冬的衣服拿出来,抖搂抖搂,晒一晒,把潮气驱一驱,免得上身了长疹子。这时候张贵鑫正往衣绳上搭衣服,那边有人敲门他也没管,只等李顺抱着扫帚去迎客,李顺与来人在门口说了几句,不大会儿就关了门,扯着嗓子喊“先生!是那个蹭饭的冤家派人来的!”,张贵鑫边拍衣服边回了声“哦,”半晌也不听李顺搭话,张贵鑫自己先憋不住,问,“你...

查看更多
©WhoTMcares
Powered by LOFTER